友谊是雨天里的小伞

以前我是喜欢晴天的,喜欢风和日丽的景象。晴天的好处,多得我数不过来,至少,我不需要穿上笨重的雨鞋,单单这一点,我便对晴天有无限好感。可是后来,我却是疯狂地喜欢上雨天,每晚临睡前都会暗自祈祷,明天下雨吧、下雨吧!

Adolescent Health - - Heart sound 女生秘密 - 文/安一心

一以前我是喜欢晴天的,喜欢风和日丽的景象。喜欢楼下的树,在阳光的照射下,那绿叶都会散发出灼灼的光,耀眼夺目;喜欢阳台上的花,在艳阳下傲然绽放,花颜正浓。晴天的好处,多得我数不过来,至少,我不需要穿上笨重的雨鞋,单单这一点,我便对晴天有无限好感。

可是天气嘛,不会永远天晴,总有刮风下雨或乌云密布的时候。每每这时,妈妈都会叮嘱我带上雨伞。因为雨伞的事,我总被妈妈骂,没办法呀,身外之物,我就是记不住。下雨时,撑着伞出门,回家时,如果雨停了,雨伞搁哪丢哪,一把都找不回来了。

从小妈妈就要求我改掉丢三落四的坏毛病,但其他东西可以记住,就单单雨伞的事,我总是记不住,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雨伞健忘。妈妈为了防止我丢雨伞,就只给我买雨衣,可是雨衣好看吗?我实在是讨厌那湿漉漉的雨衣 套在身上的丑样子,浑身都不自在。

可是后来,我却是疯狂地喜欢上雨天,每晚临睡前都会暗自祈祷,明天下雨吧、下雨吧!在听到周杰伦的《不能说的秘密》这首歌时,其中的歌词“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让我感同身受,暗自把周董视为知己。

因为只有雨天时,邱晨才会带上他的雨伞,我们才可以一起撑伞在雨中漫步。

“醉翁之意不在伞”,我很清楚自己突然喜欢上雨天的缘由,是因为邱晨。我喜欢和他在一起,特别是喜欢和他共撑一把伞,一起度过伞下的时光。

第一次与他共遮一把伞回家那天,我心情很不好。因为数学成绩严重拖后腿,我失去了竞选“最优生”的资格。其实得不得“最优生”我根本无所谓,我难过的是,得不到“最优生”,爸爸承诺的 20场电影奖励就要泡汤了。

那天放学时,雨不大,心情郁闷的我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迈进了雨中。我 没有跑,一路慢腾腾地走,似乎什么都没有想,只希望淋淋雨能让自己好过一些。衣服湿了,头发湿了,我在雨中,心情顿时得到了释放。

一把伞不知什么时候遮到了我头顶,我疑惑地扭头看,是邱晨。他什么都没有问,只对我轻轻一笑。我还他一个笑脸说:“我全身都湿了,遮不遮伞都一样。”

“那也要遮,因为我现在在你身边。”邱晨说着,还掏出纸巾递给我。

在班级同学当中,我和邱晨的关系还算不错,但也远没到他会为我撑伞的份上。“你心情不好吗?”邱晨小心翼翼地试探。我瞥了他一眼,他是想到竞选“最优生”的事了,于是我点头说:“是有一点,不过,现在好了。”

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才知道我们竟然住在同一个小区。小区很大,有东西两门,平时我们走不同的门,怪不得从没碰上。他问我雨天怎么也不带伞时,我告诉了他原因。

“你可真健忘,丢了那么多伞,怪不

得你妈妈只给你买雨衣了。”他笑说。

我对他扮了个鬼脸,叹气道“:是呀,雨衣更麻烦,又丑,我宁愿淋雨也不愿意穿。”

“那以后,我负责带伞,下雨天你就可以不再淋雨了。”邱晨兴致高昂地说。

“算是承诺吗?我可是会牢牢记住的。”我逗他。但看着他肯定地点头时,我心花怒放。

没有人知道我其实挺喜欢邱晨的,这是我的秘密。

邱晨是个帅哥,他不仅高大俊朗,而且还是个“大暖男”。我喜欢他的亲和力,喜欢他对同学的贴心,还喜欢他做事有条不紊的样子。他在班里的人缘很好,谁有困难,只要帮得上他定会尽力而为,就算帮不上,也会送上安慰。他的温柔,像极了偶像剧中的“暖男”,而且是超级暖,暖得让人不知不觉就喜欢了的那种。

邱晨说话算数,一到雨天,他定会在小区东门等我,他知道我不喜欢带雨衣,也从不带伞。有他这个撑伞人在身边,我何乐不为呢?再不用为自己浑身湿漉漉的狼狈样子难堪了。我们约在一起上学、回家。

班级里的女生这么多,可是邱晨从没有为她们撑过雨伞,这不就表明了他对我另眼相待吗?我猜想一定是这样的,所以当我在班里听见那些流言蜚语时,表面无动于衷,其实却窃喜不已。在邱晨面前,我小心控制自己,装得落落大方,我觉得女生嘛,总得矜持点,想着自己的心事,我总会不知觉地喜笑颜开。

邱晨看我总是一副喜不自禁的模样,好奇地问我怎么了?我当然不能如实相告,我对他说:“没有烦恼事时就好好享受生活呀!”我的话邱晨很认同,他说:“你的心态真好,我们每个人都应 该这样,好坏都是一天,与其哭丧着脸,不如笑着面对。”

邱晨很相信我,只是不知,如果他知道,我高兴只是因为他时,还会不会这样说。我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过下雨天,觉得雨天里的一切都那么美,那一把把撑开的伞,就像一朵朵绽放在雨丝中五颜六色的花儿。

四我决定再也不遮邱晨的伞了。他怎么可以与我共撑一把伞时,把“班花”马丽丽也叫进来。马丽丽肯定是故意的,那天上学时就下雨了,她怎么可能忘带伞?放学那会,她不找其他同学一起,却在我和邱晨面前,径直走向雨里。

邱晨看见淋雨的马丽丽,叫住她: “马丽丽,一起遮伞吧,别淋出病来了。”“可以吗?三个人一起遮全都湿了。”马丽丽说话的时候还故意瞟了我一眼,我感觉她在向我示威。

马丽丽喜欢邱晨可是公开的事,只是他说只有同学情谊才可能长久。可是邱晨对我的态度,也让很多女生不解。我也不解,但我不想了解,只要邱晨愿意替我撑伞,我就理所当然的接受。一次次回忆与他伞下共度的时光,虽然我们只是闲聊,但就算什么也不说,我也觉得那是最美的时光。我以为我是特别的,邱晨才会对我另眼相待。虽然他对所有人都友善,但却只与我共遮一把伞。可现在,他竟然叫马丽丽过来,三个人共遮一把伞这算什么?

我气乎乎地撒腿跑了,我没有哭,只是很生气。邱晨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这让我有多难堪呀?

三个人共遮一把伞?很显然我成了同学们眼里的笑话,我躲开邱晨,不想理他。马丽丽这个罪魁祸首却装得一脸 无辜,走在校园里,总感觉背后有人指指点点。

无地自容了,我于是装病请假,我躺在床上,心烦意乱,不明白邱晨为什么这样对我,明明是他先主动的,为什么又让我难堪,就算我很喜欢他,他也不该当着我的面把马丽丽叫来一起遮伞呀。

听说我生病了,邱晨来看我,他很抱歉地说“:对不起呀,那天让你淋雨了。”我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没关系,三个人总得有一个人要淋的。”“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邱晨支吾良久说:“误会什么?我喜欢你?你喜欢我?”我口无遮拦地呛声。邱晨看着我,沉默地点点头。

我一时无语,他说这是误会?我的脸瞬间红了,难道是我自作多情吗?“那你干吗一直给我撑伞?”我疑惑地询问。

“你不是不喜欢穿雨衣,又老忘记带伞吗?”邱晨说。我确实是这样告诉过他,他承诺他会负责带伞,但他并没有说他喜欢我,难道真的是我会错意了?

“我们是好朋友,好同学,我以为你也是这样想的。大家互相帮助有什么不好呢?”邱晨问我。我不知该怎么答他,我怎么就忘了,他是邱晨呀,是“大暖男”,他对谁都很友善。

邱晨只想要单纯美好的同学情谊,而不是其他的,就像他曾经说的“只有同学情谊才可能长久”。在我窘迫不堪时,邱晨继续说:“你别生气了,以后我会继续负责带伞,遇上雨天你不用愁。”见他这样说,我也只好自找台阶下:“那是,你不带伞,我就得淋雨。一定记住呀!”“是,遵命!”邱晨一本正经的回答。

我禁不住笑了起来,面对这样的邱晨,面对这个“暖男”,我能拿他怎么样呢?做好朋友又有什么不好呢?就像他说的,只有同学情谊才可能长久,而见证我们友谊的就是雨天里的小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