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思想的历史演变及其特点(下)

Adolescent Health - - Touching youth 国学瑰宝 - 文/张岂之

四、唐代儒学的三个趋向

唐代统治者沿袭汉代的经学笺注方式。唐太宗命孔颖达、颜师古等编纂《五经正义》,试图吸取正统经学和玄学,调和出一个兼容并包的理论来统一经义。但是经学笺注的方式是没有生命力的,且缺少理论的建树和创造。

唐代出现了所谓儒、道、佛“三教”并立的局面。有些思想家想重新恢复儒学的正宗地位,在反对佛、道的同时,或明或隐地吸取了佛学思辨哲学的若干方面,特别是佛学的思辨方法。在这方面,韩愈堪称代表,他一方面积极反佛,另一方面却又悄悄地受到佛学的影响。这个影响主要是在对于人的主体意识之分析。佛学中某些派别所强调的自我意识的作用,例如认为意识的对象只不过是对象化了的意识,而自我意识之建立给人以信念,以克服万难的勇猛精进的精神。韩愈儒学的“治心”论,无疑受到佛学和早期儒学中孟子的影响。他的治心论和佛、道的宗教观相一致,所不同的是他不但主张“治心”,而且要见乎齐家、治国、平天下。他又受到佛教祖统说的影响并与之相抗衡。提出一个从尧、舜、禹、汤、文、武、周公至于孔、孟的“道统”传授谱系,并把自己说成是孔、孟心传的“道统”继承人。韩愈的儒学思想实际上是解决魏晋时期提出的封建主义名教礼法如何与个人的自觉性相协调。他的答案就是“治心”论与“道统”论;前者则诉诸于自我意识,后者则主张信仰主义。直接说就是:只要你内心认为封建名教礼法是神圣的,你就会遵循它,你就不会有不自在的感觉。从尧、舜、周公、孔子一直到韩愈,均显示了儒学前后相继的发展过程,儒学认为这种信仰的力量就会使人的精神得到解脱,从而提高人们的自觉性。创造一个没有上帝,但使人信仰并由此产生力量的新宗教,或称之为儒教,在韩愈思想中有此迹象。后来的事实证明儒学在中国并没有形成为宗教。这是唐代儒学的一个特征。

其次,早期儒学与“人”的观念相联系的重民、爱民思想在唐代有所发展。杜甫、白居易等杰出诗人大都受到儒家思想影响。如白居易把孟子所谓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作为座右铭,并说“:就《六经》言,《诗》又首之。何者?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声,莫深乎义。(”《与元九书》)他总结了自《诗经》以来的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经验,特别推崇杜甫。杜甫以“儒家”自命,在《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中说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样的名句,显然是从孟子所谓的“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脱胎而来。他发展了孟子的民本思想,集中表现在《新安吏》《石壕吏》《潼关吏》和《新婚别》《垂老别》等杰出诗篇中。如《无家别》的最后两句是:“人生无家别,何以为蒸黎?”对黎民百姓的流离失所寄予了深切的同情,同时为统治者将失去人民而忧虑,忧国忧民的心情交织在一起,愤然唱出了这样的诗句。而站在统治者的立场上对人民表示同情,正是儒家重民、

(接上一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