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你的背影/赵润湉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 文/山东实验中学2015 级 37 班 赵润湉 指导老师:韩玉坤 王雪 (编辑 赵曼)

桌上摆着江小禾半月前寄来的信纸。我随手摸到一支钢笔,抽了张草稿纸,在纸上写了一个字:江。

钢笔下墨顺畅,我没急着收笔,笔尖点在最后一横晕开一个墨点,眼睁睁看着那一点慢慢扩散,沿着纸的纹路,蔓延出丝丝缕缕的毛边。只是看到这个字,似乎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火焰般的明朗,大概放在再黑暗的世界里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发着光。

我发了一会呆,突然轻轻弯了嘴角,然后落笔——你以为你是谁?

没有人从一开始就甘心承认平庸,六岁的稚子收到的老师评语只会是“不够努力”而不是“不够聪明”,十六岁逃学打架的少年可借此宽慰自己然后继续翘掉一下午课,三十六岁的无业游民仍可借此喝一壶闷酒怒骂人生不公。

升三年级那天我当上中队长,得到邻居阿姨家夸耀的时候,我也觉得 自己是神气的,不过,我只神气了三秒。我看到了江小禾戴着三道杠眯着眼睛朝我笑。三秒后,我用力扯开江小禾的手腕,眼睛红着夺门而出,江小禾不言一语走回房间。

胜负已分。江小禾大我两岁,那天以前,她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小禾姐姐,我宁愿每天放弃两集《阿童木》,也要做她甩不掉的小尾巴。因为她身上有光。

那个下午,我哭了很久,不仅为我丢逝的神气哀悼。因为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我和江小禾是可以有比较的。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住在我小小心脏里那只名为妒忌的凶兽。我再也不肯叫她小禾姐姐。

于是我开始了努力追赶江小禾的生活。江小禾学钢琴,我就学小提琴;江小禾是广播站站长,我就拼了命地参加各种演讲比赛;江小禾是合唱队成员,我就削尖了脑袋要进鼓号队。为了防止江小禾发现我的心思,我从不和她选一样的,但我一定要比她做的更出色。 江小禾,你以为你是谁。

一切都顺利进行着,我一直以为我隐藏的很好,我以为。临近市里比赛那几天,合唱队和鼓号队常常排练到天黑,我不得已和江小禾一起结伴同行。和她单独相处的每一刻都无甚熬煎,我装作无意,口中不停叨念着引以为豪的一切。尽管江小禾鲜少回应,我仍自得其乐,好似国王向平民炫耀着自己金丝银线的袍子。

直到比赛的前一天,那天晚上天很黑,一路无语,直到路过街角路灯,江小禾突然叫了我的名字——“比来比去你累不累。”原来江小禾看得到我心口的那只凶兽。我的身体里揪着,如同等待审判,但没有铺天盖地的惧怕和惊恐,甚至十分平静,我才发现我其实是想要她知道的。因为……比起参加演讲比赛,我更愿意缩在被子里构建自己的童话王国;比起下午待在学校排练到天黑,我更热衷于早早守在餐桌前;比起小提琴,我更喜欢《阿童木》。可是每当我想放弃,那头名为妒忌的凶兽就会怒吼,就会在我的胸膛里冲撞:江小禾!

但此时此刻,江小禾本人面无表情站在我面前,她的脸因为黑暗而模糊,只有侧颊染上一点黄晕灯光。那只凶兽却终于蜷缩起来,伏在地上栗栗危惧,我的胸口终于一轻。然后,江小禾说服我努力做自己?怎么可能。“如果非要比不可……那你要控制好它。”“谁?”江小禾戳了下我的胸口。

“激励你的,往往不是警世通言和心灵鸡汤,而是你深埋在胸口的嫉妒和虚荣。”江小禾告诉我,那只恶兽被人所不耻,却又为人所惧怕。所以正因如此,必须不卑不亢的面对它。

我和江小禾做了约定,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约定。我做到了,而且做得还不错。拥有让别人刚刚好艳羡的成

绩,也在自己负责的社团里欢笑恣意。还是会奔波各地参加比赛,却也忙里偷闲得了些许清欢,偶尔顶不住压力的时候,也会无声无息地哭。但一觉醒来又是明媚的新一天。

我考上了江小禾的高中。江小禾啊,你不必停,我会在后面追。

开学报到那天,我很早就看见江小禾了,她在晃动的视野里安安静静站成一道剪影。但江小禾身上的光几乎炸开了,明亮到刺眼的程度。我曾经在脑海里无数次想象过这个画面,画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脑中不断被美化,被加上了各种滤镜,还带上了浮夸的柔光特效。但此时此刻,我只是笑着安抚胸口的小东西,眨了眨眼睛。

我一直有很多话想对她说,但我可能永远都不会说出来了。江小禾啊,你不必停,我会在后面追。

我以为一切都在平静有序的进行。总是我以为的,为什么我以为的总不能是我以为的呢?真正知道江小禾要出国的消息竟然是在路人的谈话中。知道真相的瞬间就像挨了记五雷轰顶,那种剧烈的心痛太明显,几乎超过曾经所有的喜悦。

如果我一直不知道,她是不是会瞒上一整个学期?是不是直到踏上那个陌生国家的土地,再也瞒不下去了,我才能得知真相?我是真的以为可以拥有和江小禾并肩的机会。

我还在为两人的约定固执着,江小禾却已经亲手把我推开了。站在江小禾班门口的我出乎自己意料的冷淡。冷淡背后是冰封陷落的巨大疯狂,自己不能控制,似乎十五年的固执任性、孤注一掷全被同时唤醒了一般。胸口的恶兽仿佛要挣脱囚禁的牢笼,这感觉很可怕。

江小禾看到我,睫毛抖了抖,眼睛不可思议的眨了好几下。光明喜欢 在她睫毛的末梢留下些许印记,产生出轻佻玩味的错觉。

“说话啊!”“说什么?”江小禾目光恢复了平静。“什么都好。”我低着头,耳边是无尽的耳鸣,心也跟着疼了,裂开一条缝。江小禾抬手想搭我的肩膀,我用力把她推开。“江小禾!”霎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好事都被你做尽了是吧。”“什么难言之隐的苦衷?”“什么都不告诉我,把我当傻瓜一样!”“我就活该被你的光辉灿烂照耀得睁不开眼睛吗?”“你以为你是谁啊!”爆发后便是长久的沉寂,我很平静,甚至还能分神去想一想别人的反应:他们可能以为我疯了,大概以后还会和朋友讲起,当做一个笑谈。

江小禾教给我从来都是“有所不为,宁死不为。”但她忘了,后面还有一句——所有必为,虽死不惧。江小禾教我制服那只凶兽,我学的很好。

透明咸涩的液体滑到嘴角,渗进唇缝里,我才意识到我哭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反正眼泪是突然流下来的。江小禾显得有些慌乱,用手背帮我擦,那是熟悉的温度和触感。

我小心翼翼的呼吸,被江小禾蹭了蹭脸颊。仿佛方才情绪失控骂人的是她。

“圆圆,别哭呀。”枝叶缝隙的光斑透过窗户打在江小禾的肩膀上,亮晶晶的一片。我盯着光斑出神,小声说“:光在你身上。”江小禾似是没听清,也没再问。“没事的,我经常回来的。”

江小禾说的从来都很对,但我却不想听了。我一把搂住江小禾,特别用力。江小禾被我扯得生疼,试图把我的手臂拽下来。“江小禾……你以为你是谁啊……”江小禾认真看着我的脸,却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

头顶上的触感轻轻软软的,我上一秒还莫名其妙的眼泪就这么止住。跑回宿舍,仿佛彻底脱力,我蹭着门慢慢地蹲下去。胸口的恶兽寻回了理智,我也终于找到了丢失的光,我又可以看得到很远很远的远方了。

十六七岁的年纪。没有世界末日,没被琐事压垮,每天开开心心。没见过高山为谷,也不屑深谷为陵,不理解和光同尘,学不会哀而不伤,知世故而不世故,一些恰好懂了,一些又恰好不懂。见过的很少,想要的很多,对未来有一万个展望,笑起来比别人都好看。一切刚刚好,信我所信,爱我所爱。光明洞彻,坚韧纯粹。

想说的话太多,却始终不敢落笔。想说我努力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是我的初衷,我不可能忘记,其他一切,不过尔尔;想说你看我现在过得很好,说不定比你过的还要好;想说我很想你;但最后落笔只有——你以为你是谁?

充满着狂妄不羁的少年意气,不顾烈日灼心,绝非白日焰火。感觉好像被谁拉扯着,跑得快要飞起来,风从耳边划过,眼前是长路。我不再追逐你的背影,我要做最明亮的自己。

[ 点评 ] 青春是生命绚丽的花朵,对处于青春时期的学生,认识青春是一个自我感悟过程。这是一篇“微型小说”,紧扣“青春情怀”。作者巧妙的运用心理描写,将青春期“我”的变化表现的淋漓尽致,文笔细腻,感情真挚,全篇从一个女孩的视角,通过心路历程变化,见证一个少女的成长。尤其是很多细节描写,让人感同身受。作者在写作中不仅注重了人文关怀,还添加了思维的骨架。作者从价值观的角度来审视青春,应该说,这种思考是有一定深度的,体现出了作者的个性,也体现出作者的道德思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