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作小姐”/杜智萍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 文/杜智萍

跟李小霞同桌,我可没少受她的“折磨”,她会凑过来问一些在我看来根本是故意刁难我的题。对这个“作小姐”同桌,我是爱恨交加,真希望她能够早一天明白,如果她不“作”,那该有多好,我期待会有这一天……

A

同桌李小霞是个很聪明的女生,数学老师出的难题,往往都是她第一个解答出来。可老师夸她聪明时,她却急着反驳:“没有没有,瞎猜的,我一点不聪明。”这让身为班级学习委员的我大为恼火,觉得她太做作。明明是聪明,假谦虚什么呢?那么难的题,瞎猜能猜对吗?

数学是我最头疼的一科,虽然考试成绩还不错,但没有人知道,我暗暗付出了多少努力,为了解一道难题,我得绞尽脑汁,可李小霞呢?她轻轻松松就搞定了。那些枯燥无聊的公式似乎已经烙印在她的脑子里,她总能灵活运用,举一反三,题越难她越喜欢。

和李小霞的聪明比,我只能靠不懈的努力和细心。虽然成绩差不多,但我知道,如果她哪天细心起来,立马就会把我比下去。同样的98分,其实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我扣掉的两分,是我真的不会,而她扣掉的两分却是因为粗心。

有次发数学试卷,她一看见我的分数就夸张地惊叫:“哇!你好棒哟!”我一点都不买她的账,不客气地回应:“没你棒!向你学习。”“没有没有,还是你更棒啦,毕竟你是学习委员。”李小霞说,却掩饰不住她一脸的得意。

李小霞一直耿耿于怀我当了“学习委员”这件事,当时竞选班干时,她就表明她想当,她说,当班长太累,副班长得听班长的没劲,劳动委员没地位,只有学习委员适合她。听她说话,好像“学习委员”非她莫属,可惜最后大家都没选她,让她挫败不已。面对这样的状况,李小霞又说:“当班干部有什么好呢?浪费时间,谁爱当谁当,反正我没兴趣。”不过,她可是闷闷不乐了好长时间。

B

说李小霞“作”的可不止我一个人,班上的女生背着她时,都会议论她,说她“口是心非”,明明喜欢,却说不喜欢;明明会,却说不会;明明脸上已经笑成一朵花了,嘴上却不承认,还非得表现出她的“低调”和“谦虚”。可她根本不是谦虚的人,她的表情、眼神早把她出卖了。

李小霞体育不错,耐力在女生中也是头一号,可她上体育课时,才跑一圈就故意装出一副“跑不动”的模样,气喘吁吁,手捂腹部,一次次看似要摔倒了。体育老师看她这样,就照顾她在旁边歇息。她倒好,一离开老师的 视线瞬间满血复活,生机勃勃起来。

她最会在体育老师面前装“病”了,一次次逃避训练,我们恨得牙痒痒,可做不出她那样的举动。不过,我们又不得不服她,少有参加训练的她,体育考试却样样拿得出手,就连女生们最害怕的长跑,她却是当仁不让,还故意叹气说:“没办法,天赋。”更让我们女生气愤的是,她明明把别人气哭了,还装无辜。我们后桌的女生有点胖,脸上痘痘丛生,有一次聊天时,她羡慕地说李小霞皮肤好,真希望能长成她那样。李小霞听后乐得合不拢嘴,但她一开口却是说:“哪有呀,长成我这样有什么好?我想胖还胖不了?想长几粒痘痘感觉一下,可它就是不长,真没办法。”

听听,这是什么话?后桌女生即刻被气得火冒三丈,她盯着李小霞愤然道:“是,我知道,你天生丽质,这样行了吧?”被后桌女生一顿吼,李小霞露出楚楚可怜的神情,委屈地辩解:“我好心想安慰你一下,你怎么还冲我吼呀?难道你长那么胖是我的错吗?你脸上的痘痘跟我有什么关系?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

说着,她还“情不自禁”地摸摸自己光洁的脸颊,郁闷地说:“嗨!真没办法,想胖胖不了,想长痘又不长,我能怎么办呢?又不是我的错。”后桌女生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她禁不住哽咽道:“李小霞,你这个做作的女人,少在我面前恶心了,收起你假惺惺的嘴脸,我跟你势不两立。我恨你!”

“你长成那样是我的错吗?你凭什么要恨我?”李小霞说。她脸上疑惑的表情更是让人痛恨不已。围观的女生集体赏她“白眼球”,什么人呀,把人气哭了还装无辜。

C

跟李小霞同桌,我可没少受她的“折磨”,她有时会在自习课凑过来跟我讨论作业,问一些在我看来,她是故意刁难我的题。她问的题都特别难,我看完题目就满头雾水,她却是东扯一句西拉一句,把解题思路给我点出来。

我一听就知道她会,于是生气地说“:你不是都会吗?还来问我?”“我哪会呀?我是想不通才问你的,你说完后,我才想到的。”她解释。看她狡辩,我懒得和她理论,毕竟解题更重要,也就不和她较真,继续一起分析。

还别说,李小霞问我的题对我后来的解题思路很有帮助,那些能够继续与她并驾齐驱的分数都有她的功劳。我突然想到,她是不是在暗暗帮助我呢?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她是在做好事,却故意搞得是我帮助她一样。她是在向我伸出橄榄枝吗?

“你为什么要帮助我?如果我数学垮了,你不就轻松赢过我了吗?你也知道,除了数学,我其他科并不比你差的。”我直截了当地追问她。

“我才懒得帮你,再说,我哪有那个能力呀。”她眨巴着眼睛,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我看着她,摇摇头说: “是,是我在帮助你。”其实我已经明白,她在用自己的方式向我伸出友谊之手,只是她是“作小姐”嘛,帮助人都要绕圈圈。

玩心大起,我故意逗她:“既然我都帮你了,你得怎么谢我呀?拿什么回报?”李小霞故作矜持“:报什么报?我们之间又不熟。”“不熟还总和我讨论作业?想讨好我呀?”我步步为营,想逼她松口。“无聊呀,打发时间,你以为我很喜欢帮你呀,少自作多情了。”她硬生生地应一句,把我心里刚刚燃起的热情瞬间泼得发凉。

D

了解了李小霞的脾性,我觉得大家叫她“作小姐”真是一点不冤枉她。

被大家孤立的李小霞其实很渴望友谊,但她从不会 承认,就连她帮助人,也要绕着圈子。我一直都想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人?她明明是一个很好相处的热心人,却偏偏会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让人突兀和不适,难于接受。

“作”真的好吗?我看李小霞这样时,总感觉哪都不对劲,明明很简单的一件事,在她那里总会变得莫名复杂起来,但她似乎又特别享受自己的“作”。好几次,我都想和她私下交谈,提醒她一下,不要再做一个“作小姐”,她的“作”招人讨厌,可我说不出口,毕竟人与人是不同的。

我很矛盾,想和她坦诚交流一次,又当心“引火烧身”;想不去理会,又觉得自己不真诚。她聪明,也会帮助人,但她伶牙俐齿,口是心非,又让人敬而远之。她的“作”真的好讨厌,但她暗暗教我数学的解题思路又让我感激。

对这个“作小姐”同桌,我是爱恨交加,真希望她能够早一天明白,如果她不“作”,那该有多好,她定会是个最受欢迎的女生。

我期待会有这一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