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白”的同桌白雪/安一朗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 文/安一朗

初二下学期,我一个人独占的领域突然就被人侵入了。一个刚转学来的女生成了我的同桌,但我觉得挺讽刺的,她皮肤不白,还挺胖的,居然叫白雪。但白雪的出现改变了我“倒数第一”的排位,她还激起了我对读书的欲望和乐趣,燃起了我曾经的梦想。

A

白雪转学来之前,我的成绩在年级都是垫底的。

班主任一看见我就头疼,我和班上的同学也没什么交情,每天都是一个人来来去去。

我不爱学习,老师讲课枯燥无味,考试更是件无趣的事。我根本没把考试分数当回事,分数高低都一样,反正父母从不会过问。

我的父母都只有初中毕业,但会挣钱的他们一样处处受人尊重。在我父母身上,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会挣钱才是硬道理。既然父母都给我创造好条件了,我还愁什么?大把的青春岁月,我就要好好享受,尽情挥霍。

我没想到,初二下学期,我一个人独占的领域突然就被人侵入了。一个刚转学来的女生成了我的同桌,但我觉得挺讽刺的,她皮肤不白,还挺胖的,居然叫白雪。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班主任太狠了吧?居然让一个小胖妞来看管我。我不屑地撇嘴,瞟了她一眼,然后恼怒地对她扮鬼脸。她倒好,微笑说“:请多关照,我叫白雪。”然后一屁股坐下去,把我严严实实地挤塞在了角落里。

B

我倒数第一的生涯自从白雪来后就开始变成了“倒数第二”。

刚开始,我窃喜,可接连几次考试,努力学习的白雪依旧排名在我后面。看着她把头低到了尘埃里,我为她难过,宁愿最后一名是我。

班上的同学很讨厌她,自她来后,我们班的平均分又被拉得更低了。她努力地融入班集体,但大家却像躲瘟神一样躲她,没有人愿意和她说话。

渐渐地,白雪在班上就形单影只了。我注意到那段时间,她的脸上失去了那傻傻的却真诚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忧伤,连眼神都空洞茫然。

我依旧如故,上课看课外书,听歌,有时也逃课去网吧,但有一天自习课,我正趴着睡觉时,白雪推醒了我。这之前,我们很少说话。

“邹强,你教我解这题吧,我想不出来。”

“我哪会呀?你去问别人吧。”我一脸不耐烦,讨厌她惊扰了我的美梦。

“没有人肯教我,可我想不出来。”她哽咽说。

我瞥见她的眼角含着泪水。她哭了?突然间想起别人说的,白雪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病好后,人就有点傻傻的。怪不得,看她每天上课正襟危坐,听得聚精会神,但一考试,分数居然比我还低。

望着她期待的眼神,我不忍再拒绝,接过她递来的作业本,看了一下题目,我也不会。可我说不出口我不会,怕她难过,以为我跟其他同学一样不愿意教她。

她见我不停地挠着头把题目看了一遍又一遍都没作声后,低声问:“你是不是也不会?”

那一刻,我的脸倏地涨红,难为情地说:“对不起!”心里却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学习欲望。

C

“你那么拼命学习干嘛?反正都考最后一名?”熟悉后,我问她。白雪不答,却反问我:“邹强,你看起来挺聪明的,但为什么我来之前,你也总考最后一名呢?”

听着白雪的话,我脸红了,于是不理她。可她不依不挠“:邹强,你聪明,你以后能不能认真点,你学会了就能教我。”我敷衍地说 :“我尽力,如果我会了,就一定教你。”心里却莫名的有了一股想学习的冲动。

自答应白雪的请求后,每次我想趴在桌上睡觉时,她就会捅我的腰,或是捏我的鼻子;看课外书也不可;逃课更不行,她会跟去网吧,让我被人笑话。我对她嚷嚷,她却认真地说: “邹强,你是男子汉,你答应过我的,你得兑现。你不认真学习,怎么能教我呢?”真拿她没办法,我又不忍伤害她,于是只好每天在她的监督下认真听课。

我以前只是不想读书,并非笨,自从被白雪“看管”后,成绩渐渐好起来。其实我也在心里一次次地告诉自己:认真点吧,邹强,你有责任帮助白雪摆脱倒数第一的厄运。

D

一天中午,我刚到教室就听见杨钢在大声喧嚷 :“邹强这小子可以呀,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哄笑声四起时,我气急败坏地冲进教室,对着杨钢的脑袋狠狠揍了一拳。杨钢不甘示弱,我和他扭打在一起。我的鼻子出血了,杨钢的眼角也被我打得一片瘀青。他不歇不停地叫嚣,我也奋力反击和他唇枪舌剑。我们都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白雪已经进教室了,她应该听见了我和杨钢对骂时讲的那些难听的话。

那段时间里,白雪对谁都不再说一句话。她低着头走路,眼神寂寂地望着黑板,脸上单纯的笑容再也没有了。看见她这样,我心里难过,试探性地想与她搭腔,她不理。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呀?白雪。”我蛮横无理地问她。她看我一眼,还是不说话。

“再不说话,我生气了,以后也不要再来管我。”说着,我重新找出搁置已久的漫画书,刚拿出来,白雪就一把抢夺了过去,说:“你答应过我认真听课的。” 看见白雪终于说话了,我的心情顿时好起来。

E

白雪又快乐起来了,她一如既往地看管着我,而且也没记恨杨钢,路上遇见时,还会主动打声招呼。

白雪的宽容和单纯渐渐地赢得了班上同学的好感,虽然她学习笨点,但她心眼好,对谁都很友善。其实白雪并非一无是处,相处久了,大家才知道,白雪手巧,她可以变废为宝,用各种废弃的纸盒做模型;用果壳、火柴梗、芦苇粘贴成五彩斑斓的工艺画;她设计的布贴画早在小学时代就曾获过奖……

班上的同学都愿意帮助白雪了,但我更希望自己帮助她。我知道是白雪的出现改变了我“倒数第一”的排位。她让我明白,读书不是为了父母;让我知道,宽容待人,自己也会快乐;她还激起了我对读书的欲望和乐趣,燃起了我曾经的梦想。

帮助白雪其实也是在帮助我自己。她永远不会知道,她的出现,她的善良,她白雪般晶莹剔透的心,装点了我的青春,我的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