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的故事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

15岁的小楠初中毕业后,和朋友开了一家动漫工作室。他非常厌恶自己的男性身份,内心渴望成为一名女性。通过QQ,小楠联系上了一个做变性手术的网友田某。

2015 年 5 月 22 日,小楠瞒着父母乘火车从外

地到成都接受手术。手术进行前,田某反复向小楠核实手术意愿,告诉他手术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一

旦实施无法补救,小楠一再表示自己意愿已决。在田某的要求下,小楠出具了免责声明和身份证复印件。手术由田某亲自操刀,现场并未出现第三人。缝合伤口后,田某给小楠买了消炎止痛药,将他送回酒店休息。

后来,小楠的父亲送儿子到医院检查身体时偶然发现他做了睾丸切除术,震惊和愤怒之下追问小楠事情的经过。2015 年 6 月 22 日,父母带小楠前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局报案。在接到案件后,武侯区检察院迅速依法启动提前介入机制,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2015年 9 月 2 日,犯罪嫌疑人田某因故意伤害罪被武侯区检察院批准逮捕。经查,田某为成都某医疗美容机构的实习医师,并未取得医师执业证书。

“免责声明”真能免责吗

据悉,小楠写在身份证复印件上的“免责声明”内容是:因本人双侧睾丸受伤,现需要接受睾丸切除手术,术后一切后果自负。与此同时,公安机关还在田某身上搜到了几份相同内容的“免责声明”,都是做过类似手术的患者向其出具的。这份“免责声明”真的能够免除田某的刑事责任吗?据承办检察官介绍,田某虽然取得了医师资格证书,系该整形医院的实习医生,但没有医师执业证书,不具有执业资格。根据卫生部《变性手术技术管理规范》的规定,该整形医院亦不具有进行变性手术的资质;且小楠的身份证上清楚地表明他出生于 2000年,未成年人作出的允许他人伤害自己身体的承诺是无效的。田某明知小楠系未成年人,在未取得小楠父母同意的情况下,为小楠进行变性手术是违法的。

2016 年 1 月 19日上午,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该起故意伤害罪案件,被告人田某当庭认罪,其代理律师在法庭上表示,被告人田某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好,其家属也对受害人积极进行赔偿,已分三次向受害人共计赔偿现金65万元,并取得了受害人家属出具的《刑事谅解书》,希望 法院对被告人判处缓刑。2016年2 月 4 日下午,武侯区法院对该案件进行了宣判,田某因犯故意伤害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3 年,缓刑 4年。

悲剧源于亲情的缺失

据小楠父亲说,一家人平日里并不住在一起,母亲和小楠仅通过电话联系,自己也并未发现孩子流露出女性化倾向。2015年4月起,小楠就很少和家里联系了。5月下旬,母亲接到小楠用四川号码打来的电话,说自己做了变性手术,当时家里人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在发现孩子私自做了手术后,父亲觉得儿子精神方面出了问题,一度送他到医院接受相关治疗。承办检察官说,虽然小楠目前对田某的行为是感激的,但他的心智和生理都未发育成熟,也预料不到手术会对将来的人生造成多大影响。如果小楠的父母在平日里多关注孩子的身心发展,现在也不会出现这么多问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