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雷半岛,一场偶遇的绚丽/杜智萍

Adolescent Health - - News -

A高三快放寒假时,我在学校里和同学发生矛盾,情绪坏到了极点。学习的压力,被人误会的难过,那段日子里我的心如一片孤寂的海。

春节时,父母应姑妈邀请,去北方看雪。我不想去。决定去漳浦只是一念之间的事,原来在网上看见过介绍,说漳浦有大片未开发的原生态海滩。

父母在除夕前一天飞去了沈阳,在他们走后,我收拾行囊,独赴陌生的漳浦。身旁都是回家过年的旅人,他们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而我却只想逃离。

我想逃离我熟悉的地方,逃离曾经亲如姐妹的好朋友茹玫,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不信任我?不听我的解释?甚至她还怀疑我,她在怀疑什么呢?多年的姐妹情深竟薄如蝉翼,想着想着,泪水濡湿了眼眶……

B

汽车在漳浦的古雷镇停下时,正是晌午。冬天的缘故吧,头顶上的太阳温温的,没有热度,一如我寂寥的心情。

车站周边的店铺都关门了,只有店门上贴着的红色春联在冬日阳光下熠熠生辉。荒凉的海边小镇,除了零落的几排商铺外,看不见一家像样的旅馆。走出车站,我不知自己该往哪走。拖着行囊,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动。海在哪儿呢?我想住在海边,就算冬天的海风凛冽,我也愿意。可是海边有旅馆吗?

“姑娘去哪呢?”一声呼叫吓了我一跳。转身后看见个一脸温良的男孩,年纪和我相仿,看他的样子也像是个学生。我记得这个男孩,他刚才坐在我前排,上车时,他还帮我把包放上架子,慌乱的心稍微安定下来。我向他打听海在哪儿?海边可有旅馆住宿? “春节了,你不在家,一个人跑来海边?”他一脸奇怪地问我。

没接他的话茬,我只希望他告诉我海在哪儿?或许是我脸上淡漠的表情吧,他一下拘谨起来。告诉我拐过前面的山坳就是海了,还告诉我说,那里是古雷深水港口。道声谢后,我拉着行囊,独自前行。

沙土路,一阵冷风吹来,扬起漫天灰尘。我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