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与蝙蝠 /林清玄

Adolescent Health - - News - (编辑 王娜)

住在乡下的时候,我习惯于清晨在林间散步。

时常会发现散落在林间地上的昆虫尸体,特别是飞蛾和金龟子的尸体,总会掉落在路灯杆的四周,想必是昨夜猛烈扑火的结果。

飞蛾有着彩色斑斓的双翅,金龟子则闪着翠绿的董光,在灰色的泥土地上令人心惊:生命是如此短暂脆弱,经过一场火祭就结束了。

“这样猛烈地扑火,甚至丧失生命,既没有奖赏,又没有欢乐,为什么它们要这样世世代代地扑火呢?”我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感到悲悯。 山上有一位热心的老人,每天清晨义务来清扫林间的小路。他告诉我,每日扫起的飞蛾和金龟子的尸体有一畚箕,他都把尸体埋在凤凰树下,使凤凰花每年都开出火红的花。除了昆虫,老人说:“每天还会扫到几只蝙蝠哩!” “地上怎么会有蝙蝠呢?” “还不是撞到树嘛!编幅夜里就出来捕食蛾蚊,用声波辨路,偶有出错的时候,就撞树了。”老人十分感慨地说,飞舞于林间的蝙蝠,时时刻刻都在避免撞到树,却偶尔会不小心撞树。同样在林间飞舞的彩蛾,却一再去扑火,直到丧命为止。眼盲的蝙蝠是多么小心翼翼,眼明的飞蛾又是多么肆无忌惮呀! “如果蝙蝠眼亮一些,飞蛾青盲一些,那该有多好!”老人说。我沿着老人扫过的山路回家,路上还有新扫的竹扫帚的痕迹,林间的空气散放出花草的芳香。我想到,晚一点走这条路的人,一定不能想象,就是刚刚,地上还有许多彩色斑斓的飞蛾,还有许多金光闪闪的金龟子,为某一种不可知,不可理解的信念,撞死在林间。或者,也有一两只不小心撞落的蝙蝠。

蝙蝠天生有弱视的盲点,使它偶然逢到生命的灾难。

飞蛾天生有扑火的习性,使它必然的扑向火焚的结局。在偶然与必然之间,生命是这样令人叹息!如果,蝙蝠的眼睛像飞蛾那么亮,而飞蛾的习性像蝙蝠那么小心,该有多好呢!生活在天地间的人,幸而不是蝙蝠,也不是飞蛾,但也免不了有撞树的盲点与扑火的执著,总是要经过很多次的碰撞与燃烧,才能张开眼睛、小心戒慎。我们思考蝙蝠撞树和飞蛾扑火的道理,才会发现那些还在撞树和扑火的人,是多么可悯。下午喝茶的时候,看着春天里难璨的阳光,我还在想,如果蝙蝠和飞蛾都愿意在阳光下飞翔就好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