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回不去的年少时光/安一心

终究要分开了,或许以后,我们将不会再有交集……舞台上,白衣少年们依旧在弹唱。我的目光久久地聚集在赵晨宇身上,一刻也舍不得移开。我想记住他,记住我们青春的模样。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 文/安一心 (编辑 赵曼)

“栀子花开,如此可爱,挥挥手告别欢乐和无奈,光阴好像流水飞快,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荧亮的聚光灯下,一群白衣少年手抱吉它,正在舞台上弹唱《栀子花开》。

我的目光聚集在赵晨宇一个人身上,久久没有挪开。望着他干净的脸庞,深情的眼眸,我陶醉在清澈悠扬的歌声中,似乎整个舞台上就只有他一个人存在,他在为我唱歌。

毕业了,我们就将各奔东西了。我知道,他已经提前被省里一所重点高中录取,过些天就要离开。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密匝匝的人群中看见我?看见我泪流满面的模样?

台下的女生们尖叫着,呐喊着,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一浪紧接着一浪席卷全场,偌大的场馆,屋顶都快被一阵阵的热浪掀翻了。很多女生在哭,她们一个一个叫着台上男生的名字,炽热而疯狂。“赵晨宇,赵晨宇,赵晨宇!”我也跟着高声喊起来。这是我第一次不管不顾地大叫一个人的名字,什么优雅,什么淑女都见鬼去吧,此 刻我只想宣泄自己郁积已久的情感。

这是最后的狂欢夜,中考结束后,或许我们就再难相见了。都说相逢是首歌,而歌必定有曲终人散的时候,我们现在就是如此。在热闹的人群中,望着舞台上的赵晨宇,我泪眼婆娑,而思绪却飞扬起来。

我和赵晨宇从小学就是同学,还曾同桌过一年,如果不是我个头长得比他快,或许我们还可以同桌更长时间。小学时期的赵晨宇,长得瘦瘦的,像“豆芽菜”。

赵晨宇的成绩不好,又总爱捣乱,屡教不改的赵晨宇让老师束手无策,后来没办法,就把他安排成我的同桌,让我看住他。那时候我们已经三年级了,我是班长,是老师最得力的小助手。我的性格比较稳重,虽然话不多,但很有原则。

赵晨宇刚搬过来和我同桌时,担心我每天都会向老师告他的状,害他 没自由,一肚子不乐意。“你放心,只要你配合我,我不会告状的。”我对他说,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真的?不能骗我!”赵晨宇来了兴致。我和他“约法三章”,如果他做到了,我绝对不会告他的状。“班长,我听你的,是不是也可以变得像你一样厉害?”看着我满分的卷子,赵晨宇羡慕地问。“那当然!我说过,我会帮助你。”我自信满满地应他。

赵晨宇的配合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的聪明更令我刮目相看。很多难题,我稍加指点,他就能举一反三,而且解题方法比我简洁、准确。当看到他也考满分时,我比他还开心。我也言出必行,一次都没告过他的状。

老师表扬了我们,我们成了好朋友,也成了最强劲的对手。

后来,我们又上了同一所中学。去学校报名时,赵晨宇早早等在校门口,看见我后,他兴奋地跑过来大叫:

“班长,我们继续同班哟!”

我的脸莫名涨得通红,可能是在陌生的校园,在很多的陌生同学面前,看见他那么热切的模样,我害羞了。上初中时,我个头比赵晨宇高了一截,赵晨宇那时还不到一米六,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依旧像个小孩。活泼的赵晨宇很快就和班上的同学混熟悉,而我因为长大了,变得敏感而害羞,在班上很少说话。我的位置排得很后,赵晨宇却坐在第一排,在新的环境里,我们各自都交了新朋友。

赵晨宇开口闭口都叫我“班长”,让我很难堪,其实上初中后,我再也没当过班长,倒是他,是老师钦点的学习委员。赵晨宇对我的态度跟小学时一样,而我却不再愿意总被他跟着,觉得他像尾巴一样,让我好不舒服,还被同学嘲笑。那时,班上“男生女生”界线森严。

我很少搭理他,初中繁忙的学业让我焦头烂额,他却轻轻松松就适应了。我的成绩掉得很厉害,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每天神经紧绷。开学后的第一次月考,我竟然只考了班级 23名,而赵晨宇名列前茅。我瞬间傻了,心里惶然,我禁不住哭了起来。

“班长!我有话对你说。”回家的路上赵晨宇拦住我说。心情糟糕的我根本不想听他说话,于是愤然道:“别再叫我‘班长’了,我不是。”赵晨宇吓了一跳,他愣愣地看着我。

“有必要这样吗?不就一次月考。”他试图安慰我,没想到却惹得我更难过,我又哭了起来。“好好好,我走!”看我哭了,赵晨宇只好悻悻离开,临别前,他说:“如果需要帮助,你一定要告诉我,别忘了我们是好朋友。”

望着赵晨宇的身影消失在街角,我哭得更伤心了。

赵晨宇又一次以“七科考试,六科满分”的成绩轰动学校时,一时间里,他成了校园里的焦点,走到哪都有一群群的同学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是值得骄傲的,他从一个不爱学习的“捣蛋鬼”蜕变成了老师们最得意的学生。

在各科老师一次次表扬赵晨宇时,我难过得不想去学校了。他原本是我的对手,而现在我连当他对手的资格都没有了。他变得越来越优秀,而我却被他甩得远远的,再也追不上了。

“你不为我高兴吗?你知道的,我能取得今天的成绩都是你的功劳,你是我永远的班长,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你还把我当成朋友,放学后在操场西边的香樟树下等我。”看到赵晨宇夹在我书里的纸条时,我愣住了。

犹豫了很久,我决定赴约,我从来就没有放弃他这个朋友的想法,我只是觉得自己不再优秀,没有勇气面对他。一年的时光,就在我的“回避”下,匆匆而过。我有些后悔,赵晨宇没有做错什么,而我却为了自己所谓的“自尊”让友谊搁浅。

去到操场西边,我远远地看到赵晨宇正蹲在树下玩石头,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怎么还像个小孩子?”我暗暗摇了摇头。我走过去后,故意咳一声,他立马站起来,双手在裤子上一边擦拭一边问我:“班长,你来啦?”我点点头后,好奇地问他:“石头好玩吗?”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个总考第一名的人还爱玩石头?

“以后别把脏手擦在裤子上,多大人了?你妈妈洗裤子不累吗?”我瞥他一眼认真地说。以前我都是这样对他说话的,只是后来渐渐改变了。听见我再次这样说,赵晨宇笑了,他知道我并没有放弃我们的友谊。

赵晨宇变成翩翩美少年是升入初三后的事,那时他的个头已经快窜到一米八了,整个人瘦长瘦长的,我觉得更像“豆芽菜”了,只是他的脸清秀俊朗,被低年级的女生集体评选为“校草”,还说他“智商超群,颜值爆表”。

我把这些话说给他听时,他淡淡地笑了起来,说:“那在你的眼中呢?班长。”我的脸红了,低低地应 :“不知道。”我能说什么呢?面对优秀又帅气的赵晨宇,我并不坦然,渐渐地又开始疏远。他依旧叫我“班长”,但我早不是,而他才是全班同学票选出来的新班长。

赵晨宇经常要出去比赛,而我忙于学业,彼此间的交集越来越少。当我听说,他已经被省里的一所重点高中提前录取时,我为他高兴,却也黯然神伤。

终究要分开了,或许以后,我们将不会再有交集……

“栀子花开如此可爱,挥挥手告别欢乐和无奈,光阴好像流水飞快,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舞台上,白衣少年们依旧在弹唱。

我的目光久久地聚集在赵晨宇身上,一刻也舍不得移开。我想记住他,记住我们青春的模样,我知道,那些有你相伴的年少时光,我们是再也回不去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