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笑明媚了我暗淡的青春

我觉得她就是我想象中好后妈的模样,那些再婚家庭鸡飞狗跳的事没有在我们家发生,虽然我一直叫她“刘阿姨”,但在我心里,早已经把她当成妈妈了。我喜欢她的笑,她的笑明媚了我暗淡的青春。

Adolescent Health - - Heart Sound 女生秘密 - (编辑 赵曼)

“爸,我走了。”我一边喊着一边把馒头塞进嘴里,背好书包,穿上鞋就跑出家门。“饭菜在锅里,中午回来后自己热了吃。”爸爸追出来叮嘱。

“知道了!”我一边应声一边匆匆忙忙地跑下楼。

每天早上都要重复上演相同的剧情,爸爸既当爹又当妈,要挣钱养家,又要照顾我的生活,他忙碌得像旋转的陀螺。我心疼他,但除了简单的家务活,比如说刷碗、拖地、洗马桶外,我帮不上其它忙。

以前被妈妈宠坏了,她是个勤劳、能干的人,什么事都不用我插手,更不用我操心,爸爸也是当惯了“大老爷”,他每天下班回家,就舒服地坐在沙发上,泡一杯香气四溢的清茶,翻翻当天的报纸,然后等着吃饭,妈妈早把一切事情都处理得井然有序。

这样的好日子在妈妈病逝后结束了,我和爸爸都很不适应。没有妈妈在的日子,家里总是零乱,而且安静得可怕。妈妈在时,她喜欢开着音乐,她最喜欢听各种乐器的演奏,柜子里还留有一排排摆放整齐的 CD 片,但……妈妈的病来得迅猛,听爸爸说,妈妈是死于急性心梗。

在处理妈妈的后事时,我和爸爸都感觉这只是一场噩梦,以为梦醒后, 妈妈又会笑脸盈盈地出现在家里,只是墙上的那张黑框相片,时刻提醒着我们,妈妈走了,这是真的。

爸爸沉默了很多,原本乐观开朗的他阴郁着脸,眼神忧郁而孤独。我知道爸爸想妈妈了,他们的感情一直那么好,但突然间少了一个人,那种滋味痛如刀割。我也想妈妈,想得泪湿枕巾,但这种难过,我不敢对爸爸说,怕他更伤心。

爸爸做起了原来由妈妈做的事,直到这时,他才真正知道,料理一个家,看似简单,其实琐事繁多。他学着下厨房,做菜时手忙脚乱,还忘了放盐巴。吃着毫无味道的青菜,我的泪止也止不住地滑落,我知道爸爸也哭了,他背对着我,肩膀一直在抖动。

我也开始尝试,按着记忆中的印象,学着妈妈的动作刷碗、擦桌子。我不能让爸爸再累着了,我总自责,如果以前我能够懂事些,知道帮妈妈分担家务,那么她就不用整天劳累了。

这样的生活一晃两年,爸爸不再是以前那个光鲜耀眼的男子了,没有人打理他,没有人帮他搭配衣服,更没有人提醒他要刮胡子、剪头发了。我想我的形象也好不到哪去,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爸爸也不懂,我只能靠

自己摸索。

但有一天,我突然发现爸爸变了。他郁结在一起的眉头展开了,而且脸上挂着笑。这是妈妈离开我们两年后,笑容第一次爬上爸爸的脸庞。怎么了?我充满了好奇。爸爸升职了?还是……想到这,我的情绪骤然低落。

真的是,有人给爸爸介绍了一个阿姨,爸爸对她印象很好。

阿姨第一次来家里时,她身旁还有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小姑娘乖巧可爱,一见到我就叫“姐姐”,我难为情地摸摸她的头,她就牵住我的手,偎依在我身上,冲我笑。

我是排斥的,害怕爸爸再婚后,我就成了没人要的孩子。但看见小姑娘可爱的笑脸,我竟毫无抵触,她的笑仿佛有魔力,让我无法拒绝。阿姨看起来是个亲切、友善的人,她的笑容温暖而明媚,让我情不自禁地就想和她在一起。

爸爸征求我的意见,我低下头不吭声,我不知说什么好,感觉同意了似乎是在背叛妈妈。但已经长大的我, 不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这两年来爸爸所经历的辛苦,还有他的孤单。我心疼爸爸,两年的时间里,他憔悴了,邋遢了,我想妈妈天上有知,也希望有人能够帮着照顾爸爸吧,那不是背叛。这世上谁也不能替代谁,爸爸对妈妈的感情没有变,但这不能成为他重新追求人生幸福的阻碍。他们都有重新获得幸福、快乐的权利。我怎么可以阻止呢?

于是在爸爸再一次追问时,我点头同意了,只是很认真地对他说:“只要你心里还能留下一个小小的空间给妈妈就可以了。”我说完时,泪水莫名地涌出了眼眶。爸爸一把抱住我说“:我会的,我会的。我们都不会,也不能遗忘逝去的人。”然后爸爸告诉我,阿姨姓刘,她的丈夫是个警察,在一次出警时,为了救他的队员牺牲了,我瞥见刘阿姨的眼中有泪光在闪烁。

刘阿姨嫁过来时,我和爸爸一起去接,我想让她明白我的心意,我希望她和爸爸在一起是幸福、快乐的。刘阿姨的女儿跟我很投缘,她对我说,她一直期待自己有个姐姐,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从来家里的第一天,她就开口叫我爸“爸爸”,只是我……

刘阿姨做事利索,自从她进了家门后,整个家又恢复了以前的干净、整洁,特别是饭桌上,再也不是我和爸爸相视对望,桌子上只有青菜、豆腐。爸爸手艺差,虽然他尽力了,但厨艺的水平总是有高低,能够吃上一顿热腾腾的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一直是我的奢望。刘阿姨的手艺很好,她变着花样做菜,让我胃口大开,吃饱了,连精神状态都好。后来,刘阿姨还在我的央求下,教会了我几道她的拿手菜。

刘阿姨的衣品和眼光都很好,她为我买的几套衣服、裙子,我穿出去总会被同学夸,她们说我终于穿对了衣服。妈妈不在时,我所有的衣服都是深色的,一来好洗,二来耐脏。但刘阿姨说,我是青春少女,得穿得青春靓丽,那些沉闷的衣服穿在身上会让心情变得更糟。

我想,这也是妈妈想看见的吧!

我打心里接受了总是笑容可掬的刘阿姨,她就是我想象中好后妈的模样。她不仅把我和爸爸照顾得很好,她还陪着我去看望远方生病的姥姥,她对我的姥姥、姥爷也很好。

她对我说 :“你一定要常常打电话给姥姥、姥爷,有时间就去看看他们,毕竟他们是你妈妈的父母,现在老了,你就是他们的牵挂。”我听懂了,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她再婚后,依然能够和她之前的公婆家保持亲人般的关系,因为她一直都把他们当做是家人、亲人。

爸爸也很赞成她的做法,觉得她是一个高素质高品德的人。那些再婚家庭鸡飞狗跳的事没有在我们家发生,我觉得都是她的功劳。在她的影响下,我觉得做人要大度宽容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和好感。

我还注意到,她每隔一段时间会用干净的布擦拭妈妈的相框,在擦拭时,她的动作很轻、很慢,表情认真,一脸虔诚。无意间瞥见这一幕时,我的心弦被拨动了。虽然我一直叫她“刘阿姨”,但在我心里,早已经把她当成妈妈了。

我喜欢她的笑,她的笑明媚了我暗淡的青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