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满

孙君飞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抚慰心灵呵护健康 - (摘自《山东青年》2016年第4期图/赵胜琛)

那个乞丐手里端着一只豁口的瓷碗,来到我家门前,手臂远远地伸过来。母亲给他拿来馒头,给他倒满一碗粥,又添了些菜。他应该满意了,可是他鼓着腮帮,嘴里呜呜啦啦地要求再添再添。母亲只好继续添粥添菜,我看见那些粥从瓷碗的豁口处溢出来,他的瓷碗根本盛不了这么多东西,岂不浪费?

这个乞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后来猜想,他这样做大概出自一种生活的不安全感。他的瓷碗总是空着,食不果腹,好不容易遇到乐善好施的人家,就想着越多越好、越满越好。最好手里抓满吃食,碗里盛满热汤,布袋里装满口粮,接下来就会有几天好日子过。他忘记了每个人的碗里只能盛极有限的东西,而且他的瓷 碗还豁了口,没有办法跟上他的欲望,流出来的热汤恐怕还会烫着他的手指和手掌。如果不能端平,洒出来的东西就会更多,真不如坐下来,每次都盛到豁口之下,每次都不用太满,多喝几次,岂不更好?

不懂留白和失去控制力的画家其实也是乞丐,他认为画上什么就能乞讨到什么,似乎可以美梦成真,这是愚蠢地向观众和批评家乞讨赏识,在演戏给别人看,期望得到不要艺术原则的怜悯和好处。内在一决堤,艺术创造也跟着崩溃,画纸也是容器,你不能什么都朝里面装,越是才华出众越是要记得自己的容器有限。

再回首,去看看齐白石的画,哪怕只画几只须虾,你也仿佛能够看到留白处的 净水波光,感受到生机氤氲和寻常生活的盎然情趣。大师不满乃有虚空,真正的创造和幸福都是戒满的,不满才能蓄住更多,艺术、人生都是如此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