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画笔笔误

董克俊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抚慰心灵呵护健康 - (摘自《命运的重量》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图/王建峰)

2001年我办个人画展的时候,发觉视力下降得非常厉害。医生告诉我一个陌生的名词——青光眼,并告诫我说,这个病是光明的杀手。我来得太晚了,该病无法好转,只能保守治疗,让眼睛尽量不要坏得太快。这种病对于普通老年人而言或许不是多大的问题,但对于画家而言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有些朋友调侃说,眼睛不好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可能画得更有意思。有一次广军来到贵阳,我谈到眼睛的问题,他说:“眼睛不好就成大师了。你现在画画就放松了,完全放开了,好得很嘛。”我说:“你别开玩 笑。”他很认真地说:“日本有个栋方志功,他的眼睛很不好,却是大师。黄宾虹也是因晚年眼睛不好,结果画成了大师。这种例子很多。”倒也是,世人看到的东西你看不见,于是你的想象空间就打开了,繁杂的细节消失了,整体的感觉让你笔下意 象万千,此种歪打正着也是艺道的一种。

有一种说法叫“好画笔笔误”,我意外发现“笔笔误”有两种:一是画家修炼到家,悟出了误笔的“道”;另一种是画家生理出现问题,如眼睛不好了,在不清不楚之下,似是而非的误笔、错笔所得到的大手笔。这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画家一定是道中高手。

想通了这一点,我对于老眼昏花似乎有了应对的法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