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感动

汪爱源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摘自《我的人生:阔少囚犯摄影家》宁夏人民出版社图/伊诺)

我和宓风光(浙江泥人宓创建人、省工艺美术大师)

交往已有30年之久。虽然论年龄我们相差二十多岁,但由于双方对艺术的热爱与追求,我俩成了忘年交。

10年苦难的牢狱之灾中,宓风光与我通信最多,对我帮助最大。有几件事我终生难忘:

1984年10月的一天,我

突然收到一张来自家乡的15元钱的汇款单,汇款人是宓风光。当时在监狱中我是有名的困难户,没有一分钱的外援,也没有任何人来看望我。当年一般人的月工资才

30元左右,这15元钱对于我的分量之重可想而知。

10年中他先后来信30多封,一封封真情的来信成了我艰难改造中的动力,正如作家冰心所说的那样:“友谊是宁神药,是兴奋剂;友谊是大海中的灯塔、沙漠中的绿洲。”

1985年9月,我76岁的老母亲不慎摔断双腿,正当她求救无门之时,宓风光千方百计找到我母亲在长乐镇

的家,送去60元钱,当时监狱也破例给我母亲寄去了一笔钱。

1988年春节前夕,我又一

次收到宓风光寄来的25元钱,信中说让我过一个愉快的春节。

更使我感动的是1989年2月,那时他刚从国外访问回家。当得知我得了重病(甲状腺肿瘤)在杭州青春医院医治,就急匆匆地赶到青春医院来探望我。当他带着大包小包各种营养品出现在我的病床前时,我真不

敢相信!临别时他还留下了100元钱。

1992年10月20日回归社会后,理所当然,我要拜访的第一个朋友就是宓风光,以感谢他多年来对我的无私帮助。分别时,他硬往我的口袋中塞入

200元现金“:你刚回来,一定有许多困难。”当我再三推却时,他真诚地说:“钱不多,也许只能暂时救点急,今后有困难,我义不容辞。”并说: “你要再次振作 起来,用行动回报社会!”

我久久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除了感动,还能说什么呢!

真的,与宓风光交往的

30年使我懂得,真诚的友谊只有在获得和付出以后才会升华、增长和发展,因为它是精神上的,心灵也会随之净化。

正是这种友谊,激励我

在回归社会的16年中不断鞭策自己不能使朋友们失望。正是这种友谊,使我这个年近八旬的老人,精神还如此“年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