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侠未老

温瑞安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摘自《温州日报》图/亓寂)

我与静飞相恋已

经17年。很多人以为静飞是在我飞黄腾达后才与我在一起的,其实不是,刚在一起时我还过得相当失意。但这不成问题,我们照样恩恩爱爱。

那时比较拮据,我也不喜欢应酬。在征得静飞的同意后,我们连婚宴也没有摆,

只在2000年8月18日在香港政府婚姻注册署注册结了婚,并邀了几位至交来见证。

大家以为我们年纪相距19岁,难免“妻管严”,其实不是!因为她什么事都是为我“操劳”。

我迄今还能厚颜地号称一句:巨侠未老,咬你一口。我们本来就是知己,她是读了我的诗才爱上我的,而我是看了她的舞 才追求她的。她从不理会我的个人私事,采取放任和信任的“双任”态度。

她那时没有要求我给予任何事物,更不曾要求任何奢侈物质上的满足。可知道我给了她什么吗?我为她“演说”了15年。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在多艰难的情形下,见面时见面说,通电 时通电说,每次有重大事件或没有不得了的事,甚至完全没有事,只因为想她,我总是想和她对话,不厌不烦已长达15年以上。我用了十几年,一天几个小时,只为她一人“演说”,让冰雪聪明的她理解和参与我的步骤、我的想法。只要通电话,一讲就是二三四五个钟头不等,总是不愿挂断,她从来不找我,我却每天要电她好几回。像我这么个曾有二十多年无人可用电话直接找到的人,竟然如此痴迷于与她通话。即便是生死之交,只要一见我们通话中,就会识趣地甩手就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