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汉刑爷

徐可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自《人民日报》图/王建峰) (摘

不见邢爷已经三年多了,我十分想念他。

邢爷,我的一个老哥。前些年,我在香港某报社工作时,他由另一家新闻机构调来我社,担任我分管的中国新闻部主任。他五十来岁,相貌古朴,幽默诙谐,又心地善良,急公好义,人送一个雅号称“邢爷”。每次他去我的办公室,总要在门外大喊一声“:报告!”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我知道他是开玩笑,便也沉声应道:“进来!”我们工作压力山大,生活单调乏味,最大的乐趣是和一帮同事朋友去吃露天大排档。几杯啤酒下肚,邢爷用手掌一抹油晃晃的嘴巴,就开始拿我开涮了:“我去他办公室,给他喊‘报告’,他竟然回我‘进来’!你们看他多大的谱!”我反唇相讥:“你这么大年纪,我不让你进来,难道让你在门外候着不成?”大家都哈哈大笑。邢爷也腼腆地笑了。他就是这么个活宝,老顽童。

2012年,邢爷请假回南宁探亲。一日忽然乐呵呵地给我打电话,说是老婆查出结肠癌,中晚期,要做进一步检查,要求延长假期。我听了心里一沉,又暗自嘀咕:这老邢怎么回事啊,老婆生病了,他还这么开心,什么意思?听他的语气,竟像没事人一样,我也不好多问,就嘱他在家多陪陪嫂夫人,不要急着回港。

过了些日子,他却回来了。我问,嫂夫人的 病怎么样了?邢爷说:不是她,是我!老邢口音重,是我听错了。误会消除了,但是问题依然没有解决。邢爷说,过一段时间回去做个切除手术就行了,没事。看他轻描淡写的,好像只是一个小手术而已。过了些时候,他回去做手术了。我惦记着他,经常打电话询问情况。得知手术非常成功,我很欣慰。那时我对晚期结肠癌的严重性也不了解,以为真的没事了。手术后休息了一段较长的时间,邢爷又回香港上班了。我看他骤然消瘦了很多,但精神还不错,还是那么没心没肺地傻乐,只是多年的烟酒戒了。我想,邢爷闯过这一关,看样子是没事了。可是没过多久,他还是顶不住了,又请假回南宁治疗去了。没想到病情发展得很严重,只好辞了香港那边的工作,在家专心治疗。我想找机会去看看他,可是竟不得空。过了些时候,我也申请调回北京工作,从此三年多没见过面。今年元旦之后,邢爷的病情再度恶化。他的脑子里又冒出4个转移瘤。1月11日他第五次走进手术室,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还是不忘幽默,给朋友们发了个微信:“沉痛宣告,邢浩峰同志脑部再度出现肿瘤!”对,邢爷大名浩峰,广西新闻界一名普通老兵,一只打不死的“小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