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味无“味”

蔡澜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摘自《蔡澜谈吃》山东画报出版社图/明山)

有位读者传来电邮:“同意你的说法,蛇肉吃起来像鸡肉。你有没有试过吃鳄鱼肉?它也像鸡肉。”

我回电邮:“你说得对,鳄鱼肉吃起来的确也像鸡肉。为什么我们还要伤害那个可怜的家伙呢?”

我第一次接触鳄鱼肉是在学生时代,妈妈患有哮喘,爸爸的学生说它可治疗此症,便从印度尼西亚找到一大块新鲜的鳄鱼尾巴来清炖。

妈妈喝了汤,那一大块白花花的肉由我们兄弟姐妹四人分享。

鸡还有点儿鸡味,鳄鱼肉连鳄鱼味也没有。我不甘心,第一次去澳大利亚旅行,就在土族餐厅叫了一大块鳄鱼扒,然而,不觉得它有任何古怪,也留不下任何记忆。

这一类的肉叫没个性肉。没有个性的肉有什么好吃的?

我在澳大利亚也吃过袋鼠肉,同样吃不出什么味道来。一碟烧烤,两块肉里插着小旗,告诉你什么是鳄鱼肉,什么是袋鼠肉。如若把旗拔掉,就分不出是鳄鱼肉还是袋鼠肉了。

邻居红烧猪肉,隔几条街都闻得到猪肉味;家里炖牛腩,其味也令人垂涎。羊肉那种膻味吃了上瘾,愈膻愈好吃,这些才叫个性肉。而所谓的野味其实都没有个性,要是那么香的话,人类早就学会养殖,野味也会变成家禽,不再珍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