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

锦食堂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摘自作者新浪博客图/筱竹)

女儿出生,因为我不会像别的妈妈那样用夸张的表情和语调逗她笑,于是下厨特意把各种蔬菜、鱼肉打细做成彩色的小煎饼,趴在桌边看着她摇头晃脑地吃完。

后来过了几个年头,女儿习惯在幼儿园的食堂里吃饭,我做早餐的热情逐渐减退。因为随便坐进一家有早餐供应的餐厅,就能快速享受到暖的粥与热的咖啡,以及各色点心与早茶,轮流吃上一周也不会烦腻。

况且我们都处在创业阶段,凡事学会了用钱来衡量。早起的时候瞥一眼厨房,脑子里就能快速算计这一小时做早餐的时间用来工作能产生多少经济效益,果断出门去买一个鸡蛋煎饼果腹。

于是,早餐成了一种有轻微愧疚又可以心安理得推卸掉的责任,虽然大家并无怨言,但是总觉得有点乏味。

最近妈妈过来小住,桌上重新有了早餐,仅仅只是简单的绿豆粥、煮玉 米、酱牛肉、拌蔬菜,却比任何美味都来得惊喜,不论大人还是孩子都不由得发出“哇!”的赞叹。

我这才意识到好像一家人好久没有在这样的晨光里安心享用早餐了,就连四岁的小姑娘也会嗔怪我:“妈妈,你以后不要赶我到外面(幼儿园)吃早餐了!我要像这样在家吃!”

有位老友曾对我说:“我把做早餐视为女人的一种美德。”是呀!在所有激情消退的漫长时间里,做早餐实在是一种维系感情的方式,生活需要轻微的形式感,于是就升华成了一 种美德。

女友曾被相恋八年的男友劈腿,失恋的那段时间她惆怅地跟我说:“他早饭别的不吃,只喝粥,我每天五点就起来熬粥给他。”她常年厌食,做早餐实在不是兴趣所在,可是一做就是几年,对方还是另觅新欢。她终于不用清晨五点起床给他做早餐,可是她却选择了把酒喝到清晨五点。后来他们各自嫁人娶妻。男的成了早起给妻子做早餐的好丈夫,而女友则得到了深夜里等她一起吃饭的新爱人。

时光错落,如同那些被辜负的早餐。可能他们彼此都会咬牙切齿地说: “我很幸福!”也可能在某个早晨的阳光里不经意想起那个煮粥与喝粥的人而心头紧缩。

平淡人生里的坚守与爱,是横亘于内心的一种美德。最长是一辈子的陪伴,最短也许就是一顿早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