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姻

[印度尼西亚]李文正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摘自《李文正自传》清华大学出版社图/陈明贵)

我心目中的妻子是李丽梅,但父亲心目中的儿媳妇是一个陈姓同乡的女儿,因为我和丽梅同姓的原因,父亲更加反对这门婚事。我不忍父亲生气伤身,只能用好话安慰他,暂不谈婚事。

丽梅的家人也反对这门亲事,第一是因为同姓,第二是因为我曾经参加印尼独立革命,是玛琅中学闹学潮的领导。由此,我的婚姻面临双方家长的反对。

虽然如此,我从未想过放弃。我决定去任抹市看丽梅的母亲(丽梅的父亲已过世),据说未来的岳母能干、精明并且有威望。她的商店的地理位置是在任抹市最繁华的一条街的中段。

我一到任抹市就直接去看丽梅的母亲,见到她,我先进行自我介绍,但并未开门见山地说明求亲的目的。因为到了店里,情况令我十分惊讶,那么大的店铺只利用15米×7米的面积而已,其余的店面竟都空闲着。我灵机一动,就发问 这个问题,不提婚姻的事。她很傲气地反问:“干你何事?”我只说真可惜,真可惜。我自言自语、东张西望,不理丽梅的母亲,只是叹气为何浪费天物。

她被我的行为吸引了,反问我应该如何经营。我很从容地解释我的看法,认为店铺是介于供应商与消费者的中间媒介体,在物资充分的时代供过于求,是供应商的市场,供应商需要店铺来销售商品。因此我们具有主动地位,只要店铺的地理位置好、布局对,货源就不是问题,一般都可以用寄卖的方式销售。同时我建议,应该把店铺打开到终端50米长,右边销售布料和与纺织、衣饰有关的商品,左边专门陈列男女用的传统服装沙龙、男子成衣,中间前面部分卖女人的化妆品、女人的鞋子,中间后面部分卖运动器具,商品的排列必须搭配颜色,使整个店铺华丽活泼。我一鼓作气讲完我的理念,丽梅 母亲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与惊讶。

她留我住在家里,跟她一家人共进晚餐,最后我们谈到深夜,谈得非常投机。次晨一早,我就离开他们,临走时我才对丽梅的母亲提亲,我表示深爱丽梅,一定有办法让丽梅过上幸福的生活。她听后只简单回答说:“我同意你的要求,但必须在店里帮我三年。”我想了一下,然后答应了她的要求。

另一方面,我知道父亲求孙心切,希望我早日结婚,但我采取“以退为进”的策略,从不谈婚姻的事,只是讨取父亲的喜欢,坚持了几个月后,父亲终于同意我自由选择对象。我主动筹备婚礼,在附近的小巷子里租了一间房,买简单的家具,又向叔母、堂嫂借金戒指、耳环、手环作为送礼之用。我自己印请帖,抄写亲朋名单,发送请帖,定酒店,布置礼堂,一切都亲手操办,心中非常喜悦,因为有情人将终成眷属。

但我始终瞒住父亲关于替岳母管店三年的条件,最后我劝说我母亲让哥哥与我合作到任抹市开冰棒店,就这样我兑现了对岳母的承诺,帮了岳母三年,把我扩张店铺的计划予以兑现,成为任抹市最大的百货店,生意兴隆。岳母及一家人非常高兴,丽梅也为我而自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