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顽皮笑容

小思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摘自《翠拂行人首》中华书局)

我笔下常见母亲的影子,却少见父亲的形象。朋友曾质疑我对父亲是否存有偏见,或父女关系疏离。其实刚好相反,我和父亲感情很好。

母亲对我管教极严,要求我行为必守分寸。父亲却调皮好玩,爱编造故事。有一次他听母亲和我讲了桃园结义的故事,到逛街时就告诉我另一个故事:刘关张三人同是神用面粉揉成,放进焗炉里,由于疏懒,时间掌握不准,拿出来就变成黄红黑三色。父母亲爱看报纸,母亲注重国际新闻,他爱各式杂俎,要我代他剪存了许多古怪的东西。母亲教我记住梁山泊一百零八条好汉的名字,他却教我认得字花三十六个古人。他不顾我是个女孩子,总教我玩些粗鲁玩意:舞狮头、打狮鼓、用铁玩具关刀方天戟打北派。因此我懂啪啪两声敲鼓边起鼓,懂舞两下狮头。打北派基本起式是举刀,有一回我们父女俩对打,把吊灯罩都打烂了。

他随和,母亲去世后,让我招朋引类回家玩,我的同学也和他打成了一片。我们父女俩几乎看遍了国民、环球戏院的所有电影,他带我走遍大街小巷。他不关心我的学业,小学毕业,我问他该怎么办?他一句话:“自己决定啦。”父亲给了我另一种教育,到今天,我仍念念不忘他的顽皮笑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