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口热乎的

陈晓卿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摘自《至味在人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图/刘哲)

我的朋友老六是个话痨。每次老男人们喝酒,他讲的话

都在15000字以上。前一阵儿,一位朋友邀请老男人们去喝酒。饭店很大,十几个包间,主人还专门挑了最大的一间,以示我们是座上宾。一

张能坐16个人的大桌,装了我

们不到10个人,转盘桌子中间还摆了一座鲜花垛,庄重得紧。那天的饭菜都很地道,服务也温馨有加,可老六就是打不起精神,话少得可怜,酒也喝得彬彬有礼,总之和平时判若两人。

回去的路上,我试探地问:“最近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没有啊!”老六一脸无辜。我接着问他为什么在饭桌上如此沉默寡言,他把眉毛拧了半天,回答说“:像今天这样的场合,对我来说,显然太不适应了,咱们穷哥儿几个一落座,你丫立刻 掩映在鲜花丛中,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冲动地想跟你说客气话。哦,天哪……”

按照大众传播学的说法,两个人面对面的正常交流,应该在150公分以内,这种距离 被确认为是安全的,大于这个距离被称作社交距离,它的私密性就大大减少了。所以,在电视里经常看到那些貌似掏心窝子的访谈,主持人和被采访者相聚一丈多远,我说这根本不是交流,更像是审问。吃饭也是这样,如果哥儿几个闹酒的聚会都弄成国庆招待会那样子,两个人想说点什么,恨不能靠手机短信完成,这就扯了。所以,那天临别的时候,老六异常郑重地说:“咱们哪,赶明儿还是吃点热乎的吧。”老六说的热乎是指那种亲密无间的人挨人,类似家庭聚会的热络。

在日常生活里,桌距或者说桌子的直径可以改变任何人之间的关系,桌距的长短和人之间的亲近程度是成反比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