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定情胸针

李舒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摘自《山河小岁月》中信出版社图/明山)

被吴宓苦苦追求的毛彦

文有一个保存了69年的信物。

1986年11月,毛彦文将一枚纪念别针送给表侄女朱韶云保存,这是她的表兄朱君毅

1917年在北京清华学堂毕业时送给她的,也是当年毛彦文与朱君毅相恋的信物,这枚胸

针,毛彦文保存了69年。

1916年,朱君毅开始追求毛彦文,起初毛彦文并不同意。她说:“其一,倘若你我真的缔结婚姻,不是证明社会人士对我们的诽谤是对的吗?其二,近亲结婚,对后代不好;其三,我的学问远不如你,未便高攀……”朱君毅见了这封信有些手足无措,便请教好友吴宓,吴宓见了大为艳羡,说“你的表妹可以与古希腊神话中的女神海伦相媲美,你无论如何要抓住她不放”。在两人的商量下,朱君毅再次求爱。这一次,毛彦文没有拒绝。

之后,朱君毅去了哥伦比亚大学,毛彦文去了吴兴湖郡女校,彼此约定:“心如江郎之石,情似须女之泉。”毛彦文的爱情掏心掏肺,即使是多年后回忆起来仍说“我对于这 位知识丰富,见闻广阔的‘五哥’敬爱有加,认为他是世上最有学问、唯一可靠的人,因此对他事事依赖,步步相随,如果有半天不见,便心烦意乱,莫知所从”。毛彦文甚至觉得,表哥就是她的一切:“我自幼至青年,我的生命,我的一切。”一开始,这对恋人每隔两周便通信一次,甚至将鸿来雁去的通信按“仁、义、礼、智、信”代表5个年头编了号。但最后的两年,朱君毅的来信越来 越少,害得毛彦文茶饭无心,坐立不安。

1922年,朱君毅回国。期间大病一场,全由毛彦文悉心照料,“日间奔走于学校及医院之间,夜间坐在你病榻前陪伴,倦时便在椅子上假寐……我变成你的特别看护。你病情稍微好转后,我常为你烧点流质食物。凡是来探病的友人,无不交口赞我,所以我在东大教授群中,有‘贤惠’之名”。当所有人都期待着这对恋人终成佳话时,朱君毅突然给毛彦文写了一封信,信写得啰里啰嗦,但主旨只有一条——要求解除婚约。可笑的是,理由跟当年毛彦文拒绝朱君毅的一样,彼此没有真正的爱情,近亲不能结婚,两人性情不合。

这对毛彦文无疑是晴天霹雳,她很快发现,所谓的理由其实都是废话,真正的原因是,朱君毅当时爱上了汇文女子中

学的某一女生。1924年,他们最终解除婚约,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