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巴黎

张佳玮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田文英摘自《世界博览》2016年第7期图/筱竹)

我刚来巴黎那年冬天,有个朋友跟我聊起异国见闻:“你觉得巴黎跟你想象中的一样吗?” “差不多啊,挺好的。” “可是,比起我想象的巴黎有点落差啊。”

之后,她三言两语跟我解释:她来巴黎之前看的是各色杂志、各路电视。巴黎时装周的名媛们如何纸醉金迷,而现实的巴黎——尤其是入了冬——却带着点儿灰色的石头气。

而我不大一样,我对巴黎的印象来自于巴尔扎克、大仲马——

简言之,来自19世纪的巴黎。看

看21世纪的巴黎,我并没觉得太失望——除了少了公共马车。

但自那以后,我也开始注意

21世纪的巴黎了。电影《穿普拉达的女魔头》里,后半段经典情节发生在巴黎,梅里尔·斯特里普与安妮·海瑟薇扮演的时尚魔头和秘书来到巴黎呼风唤雨。电影里拍得光怪陆离,动人心魄, 但真到巴黎待过之后,你便会觉得“这里好眼熟”“啊,那个地方我去过”。

日本漫画《交响情人梦》有动画版和真人版,其中也有如此的场景:动画版中的巴黎带着素描稿般的温柔,但那是另一种巴黎风貌,与真人版里的巴黎迥然不同,仿佛世界上还有一个别处的巴黎。

19世纪80年代,因为酷爱浮世绘,莫奈在著名的吉维尼村栽种花木,引来河水,开掘池塘,把艾伯特河改道了数百米,生造了个椭圆的不规则池子。就这样还嫌不过瘾,他又在水上修了座日式拱桥,桥漆为绿色,跨越池塘。水菖蒲、百子莲、杜鹃花科的观赏植物和绣球花环池而居,柳树和紫藤悬垂水面,让水的色调更趋深蓝,水面漂浮着粉红色的睡莲——直到这样他才满意。他生造出了一个日本池塘庭院,然后生活其间。

每个人都相信,生活在别处更旖旎、更美好,所以世界上也有两个巴黎:一个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步行、买菜、坐地铁的巴黎;另一个是在巴黎时装周镜头下,在电影、动漫中遍地香车宝马的巴黎。后者的镜头下,巴黎总是更晴朗、更温和、更柔媚,仿佛只有这样才更适合如云端花朵般的女星们。然而,只有生活在巴黎的我们才知道,这是一个美丽但多少有些过于五彩斑斓的泡沫——不要戳破它哦。说到底,这种镜头粉饰过的巴黎也很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