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慌又不忙

南戈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摘自《当我和世界不一样》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图/昵图网)

刚到以色列时,我每次去宿舍附近的超市购物,在收银台排队都是一种折磨。收银员女士无论老少都把指甲涂成鲜艳的颜色,鲜葱似的手指捡起物件,慢条斯理地验条码、刷卡、请顾客签单,条码验累了就停下来跟顾客聊天,或者转头和不远处的同事讲个笑话。看到前后左右的顾客都习以为常,我只有借由深呼吸来拼命抑制内心不断涌起的烦躁。

在国内时,每次下晚自习我都会去宿舍楼下的超市觅食。收银员一把抓过商品,验条码、打卡、撕电脑小票,一套流程走下来用不了五秒。一次我对埋头验货的女士说:“您食指上怎么缠了纱布?”她急急地抬头看我:“啊,前两天不小心骨折了。”我一句“保重”还没说完,就被后面的人潮推着离开。

朋友从英国来以色列看我, 在宿舍和我吃Hummus(鹰嘴豆泥)。我吃完在桌边盯着盘子喝水发呆,朋友撕下一块Pita(皮塔)面饼,边吃边问我:“你怎么吃得这样慌?我们待会儿有什么别的计划吗?”我听完愕然。一来根本没觉得自己吃得有多慌,二来受以色列人的“不良”影响,我说话、做事已经慢了许 多,没想到在英国朋友眼里还是算慌。

吃完晚饭,我和新加坡室友外出散步,聊起生活节奏。室友说,很多在以色列交换的新加坡学生都觉得以色列学生过得真是太放松了:“和以色列人相比,新加坡人要拼命得多。新加坡政府总是宣传,我们国家小,资源少,唯一拥有的资源就是人,所以大家一定要努力工作,国家才可以发展。”

我想到自己在中国时时刻刻感受着的也是这种丝毫不能放松的状态。这种不知源于何处的紧迫感催着人到处找事做,一步都不能落后。一次,我横冲直撞地在路上跑,朋友突然将我拦下来,问:“你在着急什么呢?”犹如当头棒喝,我停下脚步,四顾茫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