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梁巧辉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摘自《独闯非洲高山王国》中信出版社图/亓寂)

到塔巴姆村的第二天晚上“,保镖”胖老太对我说:“今天咱们在村里转,有许多留胡子的人(指男人)见了你很喜欢。他们很想抱你,亲你,想跟你睡觉。”她说这话时用的是很羡慕的口气。

“睡觉?那绝对不行!在中国,这是耍流氓。”我一听,真急了。

“什么?这怎么能是耍流氓呢,这是Love(爱),难道中国没有Love?”胖老太很不理解地问我。

“这也叫Love?那是他们想,可我不想,Love是双方的。”嗨!跟她讲那么多,她哪儿懂呀。我只能用很生硬的语气告诉她: “要是他们非拉我上床,就是耍流氓,你们这里爱怎么Love就怎么Love,我不管,但是我不愿意。而且你是我的‘保镖’,必须保护我的安全。”

胖老太一看我不高兴,马上笑着对我说:“要是我像你这么年轻、漂亮,脸这么白,他们一定会Love我的,我会非常高兴。”说着,她自己还挺投入地扭了两下。之后,她接着说: “其实你不用担心安全,没问题。那些男人只是把你抱到他家睡觉,会对你好,不会害你,非常安全。”

我心想:防的就是强奸,都要跟我睡觉了,还谈什么安全 呀。

我只好对她说:“反正我们中国人不愿意这样。你告诉他们,要是他们Love我,我会不高兴的,而且我会许多中国功夫,你知道中国功夫吗?”我用拳头比画了两下。她直摇头。也难怪,这儿连电都没有,上哪儿看中国功夫去啊。我顺势耍了两下四不像的动作,真是再笨拙不过,连自己都觉得可笑。

如果那些留胡子的人真的爱我没商量,那就惨了,因为人家是“爱”,而我却成了不近人情。可我根本无法尽这份人情。急中生智,我猛然间想出一个吓唬老太太的办法,对她说:“如果有人找我,我就把他们带到大爹马太里拉家。”

“不行,不行,那可是犯了大忌,大爹知道会杀了我的。”胖老太马上说。

这下,我总算找到对付Love的办法了。

第三天,我刚从外面拍照片 回来,就看见有个男人缩着脖子蹲在村口,一看见我赶紧凑过来。我以为他是想要钱或别的什么东西,没搭理他,只是往前走。谁知他边跟着我边喊:“嗨!巴丽萨,我……我……睡觉……和你。”我一听,笑了,很坦然地对他说:“可以,但必须跟我走。”

那男人看了我一眼,高兴地跟在我身后。走到大酋长家附近,我突然停住脚步对他说“:我住这儿。”说完,指了指大酋长的家,然后紧盯着他。

“……这……这可是大爹马太里拉家……”他吞吞吐吐地说。

“对!我就住在这儿,进去吧。”我知道借他个胆,他也不敢进。

他扭头撒腿就跑,我也总算喘了口气。事实上,我心里也直犯嘀咕,万一遇上个愣头青,真敢进大酋长的家,那我该怎么办?

村里人都知道大酋长平时很少在这里住,真遇上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我就惨了。那会儿再找胖老太,兴许她还睁只眼闭只眼的,说不定还以为我是个伪君子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