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香

朱以撒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目录 Contents - (摘自《散文》2016年第3期图/明山)

香道深深深几许——我以为和花道、茶道、书道一样,香道有自己的一种玄妙的道行和一整套严丝合缝的手法。对于这些以手为之、不借助机器的过程,我向来怀有敬畏之心。就像晒香,看似简单不过——把一大捆香扎成一束,信手往地上一掷,这捆香就如同到了时节的花蕾,忽地舒展开来,匀称而婉约。这是一双娴熟的手在瞬间给人的诧异——一个掷的动作,开出一朵花来。

与静静地品茗、听琴一样,闻香渐渐成为闲适的一种。于洁净室内,三五人皆心气平和,闲来无所牵绊,便从容地看香道小姐优雅地运用指腕,一个动作扣着另一个动作,让香气淡淡地飘起来。一个人在香气里,闭上双眼,有些缥缈,亦有些冥想。也许一些前尘往事剪影般掠过,白云苍狗转瞬变幻,都随了风去。也许一个人老了,不存桑弧蓬矢之志,越会感到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此时,更具有坐下来闻香的愿望。

香气之下研墨、翻书、写文,渐渐生出一些美感,写出一点自家的锦绣文章。香雾虚无,谁也把握不了它的飞升。虚无带来了美感——蒙眬、迷离、浮游,难以落实。这恰恰是人越来越达不到的,自然而然。每一缕香雾都是自然而然的,随风赋形亦临风卷舒。世上有许多天物都是如此,云霞雕色,有逾画工之妙;草木贲华,无待锦匠之奇。一支焚烧中的香也是如此,在香气散发之中,它的过程徐徐展开,灰烬落下,无声无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