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着日子过

王潇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抚慰心灵呵护健康 - (摘自《按自己的意愿过一生》浙江文艺出版社)

公司开张以后,账上第一次出现赤字,而我完全不知道下一单在哪里。等最后两个同事说笑着下班了,我关了灯坐在黑暗里,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我反复想,到底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不专业吗?是因为我性格过于高冷吗?是因为我争取得不够吗?如果以上皆是,那我真的适合在这一行创业吗?我需要再坚持多久?一周还是一个月?如果一个月都没起色,我要在一个月后解散公司吗?

那天在黑暗里,我接了一个电话,是一个久不联系的中学好友打来的。我是那种当别人问我过得好不好,我必定答“很好”的人,但那天我对她说“不好”。她觉得难以置信。“不可能!”她说,“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你就是那种极少数的人。前一阵子我听说你自己创立公司了,就觉得这是你该走的道路,肯定会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如果你不行,那大家都不行。”

我感激她的电话,挂了电话我想:这只是赤字出现的第一天,我还是健康地活着,并没有穷死。如果大多数人在第一天已经感到恐惧了,如果我是极少数的人,我就不该那么恐惧,至少可以多扛个三天吧。我数着日子扛了24天,下一个单子来了。在那以后,我常常使用同类思考方法来克服困难——当需要解决问题时,我会想,如果我是大多数人中的一个,我会怎么解决?如果我是极少数的人,我应该怎么解决?我必须持续选择极少数人的方法和道路,才能持续地自证。是的,持久的表相就是事实——如果一个人连续三年看起来像极少数的人,说话像极少数的人,办事像极少数的人,那他就是个极少数的人。我希望我就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