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得起我的女儿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情 Emotion - (摘自《一个人的老后2》电子工业出版社图/伊诺)

就算准备了也不出席,即使出席了也不着丧服,墓地安置妥善之后也不去参拜。他俨然变成了一个任性的小孩儿,拒绝接受母亲已经不在的现实。”城山先生一直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连与妻子一起度过生命中最后时光的家也不回。

事实上,作家城山先生过去的生活就是单纯地往返于自 家和工作室。虽然也有编辑出入,但是他本人很早就脱离了有组织的生活,与他关系最为密切的唯有妻子。

让城山先生彻底从与尘世隔绝的自闭状态中走出来,与女儿、女婿一起同住的原因全赖女婿的一句话。他说:“我不仅站在替您身体着想的角度,还要对作家‘城山三郎’尽职尽责。 更重要的是,我作为一个读者向您提出这个请求,希望您可以跟我们一起同住。”

对女儿的再三恳求都不为所动的城山先生听过女婿这一席话之后,态度竟然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