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尔泰和年羹尧

◎王跃文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Talking 健谈 - (摘自《读书太少》广东人民出版社图/王建峰) (摘自《环球人物》2016年第12期)

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很风雅,懂音乐,通法语,喜欢写诗。他是个君主,看上去却很有人情味。有次他在柏林城的墙上看到一幅讽刺他的漫画,不以为然,只淡然说道:“嗬!再挂低些,让人瞧个仔细嘛!”

这位国王做过的最冲动的事只怕是邀请伏尔泰做客了。当时伏尔泰文名响彻欧洲,而腓特烈二世自命艺术家和诗人,又会讲一口时髦的法语,自然要同最杰出的文化人做朋友。于是,他向伏尔泰郑重发出邀请。伏尔泰兴高采烈地来了,称赞腓特烈二世为“北方的所罗门王”。腓特烈二世却很谦虚,说自己最喜欢的称号是“伏尔泰的东道主”。这位好客的东道主封伏尔泰为法官,让他住进豪华的王公宅邸,领取丰厚的薪金。

伏尔泰的访问看上去很愉快。腓特烈二世隔三岔五宴请他,并常常请他修改自己的诗作。此时,麻烦来了。文化人天真起来就容易忘乎所以,伏尔泰竟然笑话国王的诗,甚至在很多公开场合引用国王的诗。国王认为伏尔泰这么做别有用心,于是 不高兴了,伏尔泰也不愉快,他只好离去。

此时,中国正处于大清帝国康雍乾盛世之雍正年间。雍正的宠臣年羹尧文韬武略,为雍正登上皇帝宝座立下过汗马功劳。雍正好像也很有人情味,曾对年羹尧说:“自古君臣之交大多因为公事,私交也是有的,但像我俩交情如此长久的从未有过啊!我俩要做君臣的榜样,让千秋万代之后人称赞,让他们羡慕得流口水!”听了这席话,年羹尧真是感激涕零,发誓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有一年,天显瑞象,于是举国沸腾。文武百官竞相进表,颂扬雍正英明盖世。年羹尧当然不敢免俗,他在上表中用“夕惕朝乾”之句称颂雍正晚上反躬自省,白天为国事勤勉操劳。年羹尧的灾祸就出在这地方。他只是把人们说惯了的“朝乾夕惕”说成了“夕惕朝乾”,就惹得雍正龙颜大怒。这位当年发誓要同年羹尧做千古君臣榜样 悉了这一系列标准化操作后,才有机会品尝米饭。工作了24年的加古纱织是公司第五代“米饭夫人”之一。每次煮好一锅饭,大家围坐同吃,述说品鉴心得。一开始,本以为“吃饭”很简单的加古难以尝出米饭间的细微差异;现在,她则能记下各种微妙的口感,只要细嚼三四口就能判定这款 的圣明之君脾气发得令人不可思议:“既然年羹尧舍不得把‘朝乾夕惕’四个字给我,他立下的那些功劳我也可给可不给!”

年羹尧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这么容易就把皇帝老子给得罪了。这位中国的大臣远没有同时代西方的伏尔泰那么幸运,伏尔泰到底只是国王的客人,而年羹尧却是皇帝的臣子。年羹尧被认定九十二项罪状,其中三十二项都是问斩的罪。一个被皇帝视如手足的权臣,一夜之间成了十恶不赦的罪臣。 电饭煲的优劣。从前无辣不欢的加古彻底戒了辣,保证舌头足够敏感。她还对其他品牌的电饭煲了如指掌,凡出新品一定要做饭品尝一下。日本饭桌上每碗香气扑鼻的米饭背后,是“米饭夫人”尝尽千百味的默默付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