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意儿终须落声嗨

◎于谦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生 Life -

有段时间,十七八岁的我整天泡在鸟市,和那些爱玩鸟的大人混,学了些有用没用的能耐。

两三年后,我驯鸟的手法基本上过关了。在我手里的生鸟不出两周,吃飞食,叫大远(人伸掌鸟飞来,人握拳鸟回杠),开箱子,叼八卦,叼彩旗,打飞弹,样样都拿得出手。我有时还能顺手挣些零花钱,三五角钱买只鸟,驯个几天就被喜欢的人十元八元地买走了,不卖都不行。在玩鸟的同伴中我也有点儿资格品头论足、说三道四了。

寿带的学名红嘴蓝雀,老百姓俗称麻喜鹊。北京山区多见此鸟,颜色艳丽,叫声婉转,只是没有讲究,加上体型太大,养它的人并不多。

我闲来没事儿买了一只,经过两周的训练,它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玩鸟人说: “这鸟全活儿!”品相也好, 雄赳赳地站在象牙镶头、白丝线缠绕的紫檀木杠上,英姿飒爽,引人注目。我刚打开它的脖锁玩上两把,周围便聚集了几十双羡慕的眼睛。嘿嘿,这就是人叫人千声不语,货叫人点手自来。

我正得意呢,人群中挤进来一个人,三十多岁,穿着讲究,来到我身旁问价,想把它买回去。我告诉他这鸟是我自己玩的,不卖!小伙子死缠烂打,非买不可,最后竟出价150元,钱非常多了。

我告诉他,给多少钱都不卖!话说到这个份上,小伙子没辙了,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走了。他还没走出人群,从那边过来一对母女,小孩儿看到这么漂亮的大鸟高兴极了,挣脱妈妈的手,嘴里喊着扑上来要抱……有这方面常识的人都知道,鸟怕红色,加上小孩儿的惊吓,扑棱棱展翅上树怎么叫也不下来了。周围的人惊呼,刚开始还帮我叫两声,时间长了也各自散了。

夕阳下只剩下我和那个小伙子,抬头看着树上惊魂未定的鸟,徒劳地“嗨!嗨”地叫着它。终于在临天黑之前、野鸟归林之时,我们眼巴巴地看着它腾空而起,向京西大山方向飞去……

多年后和京城有名的玩儿家九爷聊天时,我还耿耿于怀地提起此事。老爷子淡定地说了一句:“玩意儿终须落声嗨……”(摘自《玩儿》中信出版社图/伊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