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肯尼亚骑驴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行 Tour - (摘自《肯尼亚,很甜》湖南文艺出版社图/千图网)

我在拥有悠久历史的佩特里客栈背后的拉穆招待所安顿下来,老板给我安排了三楼通风良好的单人房,收取每天400先令的房租。

在清真寺旁,我遇见在编草席的卡辛姆,他带着女儿法蒂玛。他问我要不要骑驴,他的主业是提供骑驴服务,副业才是编草席。我觉得骑驴是游客才干的事情,驴子低眉顺眼、若有所思的模样让人于心不忍。辛姆说没关系,驴能驮的重量超乎我的想象,我这点儿肉压不垮它们。

卡辛姆的家门口拴着一头驴,法蒂玛闹着要和我一起骑,所以我让她坐在前面,我坐在后面。卡辛姆牵着驴绳,走在旁边掌握方向。骑驴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驴没有骆驼那么高大,不搞惊险动作;也没马跑得那么快,只是嗒嗒地一路慢走。卡辛姆带着我们往北走,边走边给我介绍驴子的情况。

岛上有一座毛驴庇护所,门 口有一个水槽,一个男孩坐在槽上,驴在一旁舔水喝。虽然驴看上去五大三粗,鼻孔喷气,嘴边生毛,但喝水时十分斯文,几乎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在品尝水。

一个男人在围栏里招呼我进去看,他是毛驴庇护所的志愿者。我问他岛上到底有多少头驴,其实我一直指望着有人给我一个具体到

比如2947头或者3003头这样听上去很专业的数字,但是他摇摇头,说镇民不会来报告他们家的驴又生了几头崽,所以只能说大体数字是

2800~3000头。院子里大多是浅棕色的小驴,毛质和大驴不同,都是软乎乎、毛茸茸的,十分可爱。

志愿者说,他们免费收留小驴,没有能力抚养的驴主人可以把幼崽送来这里,庇护所会在小驴长到两岁半可以负重的时候,再把驴送还回去。“它们吃什么?都没有驴奶喝。”“我们调配一种由奶粉、利宾纳和葡萄籽混合的饮料给它们喝。”毛驴庇护所在拉穆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现在的镇民都学会使用正确的方法在驴的肩部捆绑缰绳,而不会一味地死勒驴的脖子,留下裸露的伤口。然而,还是会遇到虐打驴的人,毛驴庇护所的志愿者会进行劝阻教育,并把受伤的驴带回来诊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