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这剂香味

◎琴台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心 Psyche - (摘自《家庭百事通》2016 年第6期图/南苹)

那天,我与一对夫妻擦肩而过,听到丈夫说:“大米居然也有地域之分,北方的要贵一些。”妻子笑着说:“那当然了,北方大米一年只产一季,生长周期长,煲成米饭后有一股特殊的清香……”

我不禁莞尔一笑,时光其实是有香味的呢。

我阿婆63岁了,虽然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太太,可方圆几十里的人都知道她,因为她蒸得一手好面花。小时候,我经常看阿婆做面花:发面、压面、醒面……做一锅像样的面花出来至少得两小时。那时,家里生计艰难,阿公脾气暴,总嫌阿婆手脚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懒婆娘蒸锅馒头都这么慢”。阿婆不和阿公计较,只是缩减了做面花的次数。为此,我特别不满意,因为我非常喜欢吃阿婆做的面花。

其实,我妈妈也会做面花, 但同样的白面,妈妈做出的面花味道比阿婆做的差远了。当时年龄小,我并不清楚其中的原因。后来长大了,我也学做面花时,去向阿婆讨“秘方”。阿婆瘪着没牙的嘴巴乐起来:“傻孩子,哪有什么秘方啊,只不过揉面的时间长一点罢了。”

见我不信,阿婆随手从面盆里揪出一块发酵的面,随随便便揉几下做了一屉面花,蒸熟之后递到我面前:“你尝尝,这和阿婆平常做的一样吗?”

掰开白生生的面花,刚刚尝一口,我就无话可说了。确实,这仓促做成的面花虽然形状与慢慢做的并无差别,口感却差得太远了。

阿婆抿嘴笑道:“干什么都一样,功夫不到,就出不了正宗的味道。别看你阿公总嫌我做面花磨蹭,可有段时间不吃,他就馋得跟什么似的呢!”

阿公笑眯眯地偏着头,冲我扮了个鬼脸。现在,他在阿婆面前可轻易不敢发火了。这几年,阿婆开了一家面花店,同样的面花店一条街上开了三四家,别人的机制面花一个五角钱,阿婆的手工面花一个卖到一元钱,还供不应求。

过去我只觉得阿婆的面花好吃,现在突然明白,阿婆的面花之所以好吃,是因为她在面花里加入了时光这剂香味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