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说“不”

◎梦然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心 Psyche - (摘自《创造自己》接力出版社图/全景网)

上午,王阿姨打电话来,问我能不能陪她一起去看苏富比拍卖中国古董。我说:“不!”

下午,圣若望大学的学生打电话来,问我能不能参加周末的餐会。我说:“不!”

晚上,台北传真过来问我能不能写个专栏。我说:“不!”

你或许要说我不近人情,但你也要知道,当我说第一个“不”时,同时告诉她:“下次拍卖古画,我会去。至于今天,因为我对家具、器物、玉石的了解不多,很难提出好的建议。”

当我说第二个“不”时,我说:“因为近来有坐骨神经痛之苦,必须在硬椅子上直挺挺地坐着,像是挨罚一般,而且不耐久坐,为免煞风景,以后再找机会!”

当我说第三个“不”时,我以传真告诉对方:“最近已经寄出一篇头题(即刊在重要位置的长文,而非专栏式的短文),专栏等以后有空再写。”

这世界上确实有许多人不会说“不”,他们或是不敢,或 是不好意思。

譬如一个女职员明明不愿意,却不敢拒绝老板晚上的邀约;一个门卫明明知道没出示通行证的人不能放过,却不敢拦阻上司家人的车;一个鉴赏家明明知道是赝品,却不好意思不为献宝的朋友盖下鉴定为真迹的印章。

问题是:当那老板对女职员有进一步的要求时,后者不是吃了亏,就是在不得不拒绝的情况下终于得罪了老板。那 老板甚至可能在丢了面子之后狠狠地问:“你既然不愿意,为什么不早说?”

当那辆车里藏了坏人出事之后,上司可能将门卫扭送法办:“明明知道公司的安全规定,为什么让没有通行证的人通过,敢情是串通的?”

当那赝品被发现,收藏家可能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害得我丢人!”至于别人则要讲:“那是什么鉴赏家?若非串通了骗钱,就是能力不足!”

你说,他们当初是不是该说“不”呢?

我有个长辈,30年前去了一趟香港,每个人都托她带东西,她都说好。她的经济状况在回台湾之后元气大伤,原因是:她为朋友带的东西太多,全部被海关打税,又不好意思跟朋友要,以致自己扛了下来。后来有些朋友知道了,主动要付税,却在背后说:“比委托行买的还贵,只怕被她吃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