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离手机那么近

◎肯·林德纳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谈 Talking - (摘自《当时忍住就好了》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图/昵图网)

我经常开车行驶在路上。几年前,为了方便工作,我在车上安装了一部车载电话。

我每天都要跟客户打几个小时的电话。持续使用车载电话几个月后,我突然发现,每次和客户通话后,我的脑袋就会剧烈地疼痛。这或许只是一种巧合,但每次通话时,我总能感觉话筒那边传来一股力量,让我的耳朵感到非常不适。

后来有一天,一个在手机制造公司担任总经理的熟人不经意地提到,他的公司由于担心使用者可能因长时间使用手机患上脑癌,所以花费巨额资金给顾客上了保险。

他的这番话让我的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第二天,我立刻向公司请假去看医生,我请求医生尽快医治我的头痛症。

医生仔细检查一番后,对我说:“一切看上去挺正常的,但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去照个X光片吧。”

我无法用语言形容当时我脑子里想到的内容——全是开颅手术的画面。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我完全被这件事吓傻了。

几天后,我去X光科室拿检查报告。那天做脑部X光扫描的时候,我跟操作员聊得不错。看到我来了,为了平复我内心极度的不安,操作员主动向我走过来说: “我想告诉你,你没有什么大碍,但是相信我,手机这东西很害人,尤其是那些车载电话。”

我如释重负,内心对他充满感激。然而,想到曾把自己置身于这样的危险之中,我还是心有余悸。

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从今天起,我再也不离手机那么近了。我要么戴耳机接听电话,要么打开手机的免提功能——尽可能减少手机对我的辐射。

保持身体健康,永远不踏入医院半步,成为我最期待的事情。

简单来说,我把自己的情况归纳如下:我对因重病住院这件事感到极度恐惧;我对“患有脑癌”这种可能性感到极度恐惧;我对“要做脑部手术”这种可能性感到极度恐惧;我不想死;我想要健康长寿。

这些强烈的情感能量触动了我内心深处的那根弦。从那天起,这些“情感触发器”激励着我,一种有益的行为改变出现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