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怎么到达戈壁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生 Life - (摘自《扬子晚报》图/海洛创意)

朋友送我一块石头,他递到我手中的时候说:“这是我在戈壁上捡的,不值钱,只是觉得好玩,就把它给带回来了。”

我把它放在书桌上,偶尔拿起来看看。这是一块平常的石头,鸡蛋般大小,摸上去光滑而湿润,透过它橘黄色的皮肤,能看到一丝透明的意味。从这一点看,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它大约可以成为一块不错的玉,只是它过于谨慎,没有向前迈出这一步,于是终究没有成为玉,失去了登堂入室的机会,自然也躲过了刀削斧劈。我无法断定这是它的幸还是不幸。

有时候,我会想它的来历,它是怎么到达戈壁的。大概是地层深处潜伏的热流突然之间穿破地表,变成大地之上的一场焰火,火焰熄灭之后,化作坚硬的雨滴洒落,它就随着这场灼热的雨落入了戈壁深处。那段时间是漫长的,可能是一千年,也可能是几万年上亿年。

深夜,街道睡了,高楼睡了,一切都已沉睡。屋里 安静至极,我和戈壁石在一盏台灯的光里醒着。

当睡意开始佯攻我的时候,我好像从它的身上听到了一些声音。最先是风的声音,宏大、凄厉,卷起黄沙、乱石,还有几块行将腐朽的兽骨,天和地的界限顷刻消失了。然后是雨声,急促、苍劲,像一支支闪着银光的箭镞,一把把锋利的短剑,刺向辽阔与荒疏。

等我细听的时候,这些声音突然消失了。我收拾东西准备睡觉,另一种声音又传了过来。这一次是马蹄声,无数的马蹄踏向苍茫的戈壁,像一面硕大的铁皮鼓被无数双手猛然擂响。这声音里透着一种风度和高贵,我仿佛看到一群腰挽长弓、手持干戈的骑士旋风一样向前奔突。

我以这样一种形式进入一块石头的过去,它将时间和空间赐给我的灵魂。我以为,进入一件事物的过去远比进入它的未来容易,因为过去存在,未来虚无。很多人用一块石头装饰屋子,而我用它点缀心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