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树林

◎闪米特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行 Tour - (摘自凤凰青年栏目图/王建峰)

我从一条狭窄的水道划入这片位于柬埔寨南岸的红树林,红树密密麻麻,将风阻挡在外,非常宁静。越往里划,水道不断分叉,变得越来越窄。

红树生长在咸淡水交汇处,林子里水色混浊,因为没有风,整个水面像一面黄色的镜子,可以看见水中自己的倒影。这种安静的美有点不真实的味道。

果然,我一不小心就划进了一条是死胡同的水道。隐隐地,我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我停止划桨,仔细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那里好像有一块老枯的木头,沉在水表下。我轻轻地将独木舟往前推进了一点,天啦!那分明是一条成年鳄鱼!

我一动不敢动,不敢发出任何响声,紧张地盯着鳄鱼。三十多度的红树林里没有一丝风,闷热难当。狭路相逢的我们,对峙了半小时,彼此都只有眼珠在轻眨、转动。

从这条成年鳄鱼的体型判断,如果它发起攻击,我应该没有胜算。我把桨叶的底部,贴在水面上,停在那里,让浆叶上残留的水,彻底流干后,再把浆提出水面划下一桨。因为这个桨姿太过轻柔,微弱的力度没有让独木舟倒退多少,而且这一个动作就花了我二十几秒。

正常桨频是两秒钟三浆,我现在二十多秒一桨的频率,比打太极的动作还要慢。但好歹独木舟挪动了一点,能移动,就有希望。我继续用相同的轻柔动作,小心翼翼地一桨接着一桨往后倒划。我从来没有这么专注过,但生死一线,我眼里脑里除了鳄鱼,别无其他。

这套太极桨法,好像打了好几个小时,瞄了一眼手表,其实只过了十几分钟。我的独木舟,终于退到九十米开外。

擦了一把快把我眼睛糊 住的汗,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边注意观察水中有无动物,一边观察水道情况,以防迷失在这个迷宫之中。

一些浅滩淤泥上,好多跳跳鱼在蹦来蹦去,好像在安抚着我乱跳的心,也在提醒我终于回到了无害的区域。红树林在生态链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在红树的保护下,很多小动物特别安全,不用时时担心天敌来犯——大型凶猛鱼类很少进入这种林区,退潮的泥潭会让它们有搁浅死亡的危险。而红树生长在水中密密麻麻的气根,也让大型鱼类无法自由自在地活动。所以这里成了大量小型鱼类、水生动物、两栖动物和诸多鱼类幼年期的天然保护伞。在红树林,你可以欣赏到各种各样普通水域里看不到的生物,也是欧美那些探险家着迷的原因之一。

我只能说,只要提前掌握好涨潮和退潮的时间,避掉独木舟搁浅的风险,并避开与这么大的鳄鱼惊悚相遇,红树林还是非常值得一去的。

当然,你还得有寻找出口的能力。像我这次,从一条水道到一个湖,再到一条水道,再到一个红树林湖,来回穿梭,又热又怕,不管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是遭了罪的。

好在,我找到了出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