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悲发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心 Psyche - (摘自《催眠师手记》中信出版社图/陈明贵)

人的头发其实没有什么实际用途,却有很大的价值,尤其是到了中年,开始大把大把掉的时候。于是想起自己年轻时,怎么没有对这三千烦恼丝多些关怀?如今很希望能保养、移植等各种手段一起来,但头发的数量却有限了!

有人是头发掉了四五年后才察觉,而且是先发现所有朋友的头发都稀疏了,才惊叹自己的头发也所剩不多。而许多太太从不知道自己老之将至,直到发现先生的头顶越来越秃时,才不得不承认岁月不饶人。也许此时只能以开放的心胸接受这个事实,告诉自己,头发少一点也没什么不好,“面子大”是另一个收获。

其实“秃”的好处多多,有多少性感男士都属于秃头族,秃是一种有成就、具权威的象征。只是,秃头有时难免遇到尴尬的情景,比如那天我在理发店里见过一个六岁小男孩,也许是对父亲太崇拜了,当大人把他抱到垫高的椅子上问他要剪什么样的头发时,这孩子说的是:“我要和爸爸一样,四边有头发,中间是空的!”

曾在老朋友家看过这样一幕:客人来了,妈妈搬出一大堆照片与朋友分享。孩子看照片时,指着其中一个满头浓发的年轻人问:“妈妈,这是谁?”妈妈答说:“是你爸爸!”没想到孩子冲口而出:“那现在和我们同住的秃头男子是谁?”岁月 不饶人,华发脱尽,难道真的变成另一个人?

虽一再告诉自己说不在乎头发稀少,但第一次惊觉自己顶上稀疏时,我心中还是难以适应。不知道要让四周的人渐渐习惯自己就是这样子呢,还是多少做点补救功夫?倒也有几种方法可以采用,有的借医学之助,有的则采用障眼法瞒一瞒。

障眼法之一是“梳过去,遮起来”的方式,把没秃的一边头发留长些,往另一边梳去,能够产生一种特殊效果,好像没有头发的地方也有头发。

障眼法之二是戴帽子,可以学以前电视上的金曲小姐借戴帽子半遮脸,便开始收集各式帽子。一下子艺术家的小呢帽,一下子美国大兵的迷彩帽,一会儿绅士帽,可以遮丑护短,又可以增加中年人讲究品位的魅 力。而且坚持在任何场合都“头可断,帽不可脱”,宁愿让人家觉得这个人有点怪怪的,就是不能让人家猜出是“护发运动”的成员。

障眼法之三是把头皮染黑,只可惜这方法可远观不能近看。

障眼法之四是在顶上发稀处加一块区域假发。好莱坞许多知名男星中年之后,仍然有满头乌溜溜的浓发,就是采用了这种方法。只是,这块毛发要能“以假乱真”,你必须既肯花钱,又不怕麻烦。

如果障眼法实行起来有困难,不妨想着动用现代医学的新贡献。例如移植方式,把身体其他部分的毛发移植到光溜溜的头皮上。

世界上有不少好心人想提供一些秘方。中国古老的方法是用生姜天天擦头皮,也有用火山泥浆敷,或是喝一杯特殊植物树根熬成的汁。据说因人不同,有可能长出一层小小的绒毛,再有大发展的人属少数,但愿意以身试药的人不少。在试过多种方法均枉然之后,你也许可以坦然待之。想着见客时如果没有头发,只需拉拉领带、整理一下衣服就可以出去,不必频频照镜梳头,或者加入“秃即是美”的俱乐部,看着这么多有成就的人顶上的发比谁都少,心中也就安慰多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