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途下车

◎宫本辉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情 Emotion - (摘自《避暑地的猫》新世界出版社图/亓寂)

迄今算来,这已是30年前的事情了。我和一位朋友报考了一所私立大学,坐车前往考试。从东京上来一个高中女生,坐在我们旁边的座位上。那是个美女,我和朋友多少有点乱了方寸。

她报考了京都的大学,正踏上回伊豆大仁的路。朋友在我耳边悄声说:“是伊豆的舞女啊!”

何以叫她伊豆的舞女,我不甚了解。后来,女生和我们熟络起来,说三人如果都顺利考取,建议在哪儿一块庆祝一下。留下嫣然一笑后,她在三岛下了车。

“我也不考东京的大学了,考京都的算了……”我那朋友嘟哝着,并非全属玩笑。

“我刚才也一直在想,今年去考大概得落榜,不如再温习一年,明年再考更明智。”我也掏出了真心话。主意就在这么不经意中拿定了。父母给的去东 京的花费,我们移用于去伊豆的旅行上。三天后,就像刚考完试,我们回到了家。

半年后,朋友的父亲去世了,因为继承家业,他打消了进大学的念头。

我呢,把入学考试的事扔到一边,到处找小说读。但两人心里都未忘记火车上认识的那个女生,聚在一起,我们总谈论这话题,她考上京都的大学没有?有一天,我们想了个猜拳的办法,谁输就给她家打电话。我输了,就拨通电话,正巧她从京都回来,接到电话,说已顺利考上大学,住在丸太町一位亲戚家里。

“你是你们两人中的谁呀?”她问道。仅仅想开个玩笑,我报了朋友的姓名。沉吟片刻,她小声说:“要是见面,我只和你单独相见。”

我默不作声,一动不动地握着电话,之后挂断了。“哎,怎么样,说什么了?”朋友一遍遍询问。我撒了个谎,说她没考上大学,出去工作了,她说不要再打什么电话,于是挂断了。

“嘿,这么简单就吹了。”他伸伸舌头,一笑了之。

这事儿在我心里一直消不去。生平第一次失恋,怎么会不在心里留下伤痕呢?我的谎言可谓多矣,只是这次连我自己都不能原谅。我之所以现在写下来,是因为我的情敌——那位朋友,死于交通事故已有十年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