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梦了无痕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谈 Talking - (摘自《千万不要折腾婚姻》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图/千图网)

许多主妇认为女权运动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教会男士们做好家事,即使肯做一些也是说:“帮忙做。”而不是花心思自动自发地做。

甚至有的先生练就了一身逃避家事的方法,例如:叫他照顾孩子的时候,他一直把孩子弄哭,太太烦死了就不再叫他帮忙了;叫先生洗碗的时候,他故意打破几个,下次人家也就不要他洗了;叫他买菜,他故意把葱买成韭菜,把咸蛋买成皮蛋,后续麻烦多多,自己也就少了做家事的麻烦。

或者是找来一大堆借口,包括:“为什么一定要我做?”“又不是我弄脏的,为什么要我清理?”这样的问题只会招来吵架,没有做的事还是没有做。“一定要今天做吗?我可不可以明天再做?”于是明日复明日,事情一直在那。

再有就是先下手为强,先找自己喜欢的做,再找工作量比较轻的。想要出去走走的时候,答应说为家里买一点菜回来;想去隔壁家聊天的时候,说愿意把垃圾带出去。也有人善于在大家需要分工合作的时候突然消失,等工作做完的时候才出现。

家事的繁琐确实相当令人气馁,如果 把诸葛孔明对汉室的“鞠躬尽瘁”这个形容词用在某些人对家事的操劳是一点也不为过的。家事一直被定义为“做了没有人知道,不做一下子就被发现的玩意”。许多先生觉得自己上了八小时的班,为家里挣了面包是劳苦功高的事,而太太和孩子在家一整天到底做了什么?有一个太太回答得很真实:“你以为我什么都没做?我每件事情都做过12次。”

许多家事是做过也如“春梦了无痕”,花两个钟头煮午餐,孩子五分钟吃完,碗里什么也不剩,剩的只有水槽里的脏碗没洗。为了表示对主妇的敬意,应该管她们叫“家务卿”,和“国务卿”地位相当。

不仅是做家事,包括排解孩子的纷争,都是高强度的工作。尤其在孩子小的时候,主妇忙得连吃饭、睡觉也想偷懒。有个朋友现在正带着两岁和四岁的男孩在家,他们天天吵得天翻地覆,得陪着玩游戏。两个孩子拿着枪、骑着假马当西部英雄,妈妈演坏人被枪“砰砰”打死,只见妈妈躺在地上许久不起来,说这是她唯一可以不动的时间,好想多赖一会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