辈分有点乱

◎殷贤华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 脑谈 Talking Wisdom - (摘自《故事会》2016年 第14期)

接下来一段时间,林哥先后又做了金花的“孙子”“玄孙”“玄玄孙”等,辈分越来越低。金花再也不相信林哥的赌咒发誓了。

这天,林哥与金花在家吃晚饭,忽然手机响了。林哥一接听,露出惊喜万分的表情,对金花说:“老婆,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出差到这里,来去匆匆,走之前想见我一面。我想出去一趟,一个小时就回来。”

没想到这次金花开了恩,同意林哥出门。金花意味深长地严重警告:“你的辈分已经很低很低了!如果再骗我,后果很严重!”

林哥气喘吁吁地赶到咖啡厅,他的初恋情人佳佳早已等在那里了。佳佳有些伤感地说: “林哥,我和我老公明天就去澳大利亚定居了,以后我们怕是再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一个小时后,林哥怅然若失地回到家,打开门,却见金花一个人在哭。林哥哄了好久,金花才开口说话:“你又骗我!幸亏我跟踪你,不然怎么知道你是会初恋情人佳佳去了!”

林哥慌忙跪下承担责任: “老婆,我认罚!”

金花仍然哭着说:“你要跪,就到里屋去跪吧!”

林哥纳闷地走进里屋,看见墙上挂着金花的黑白照片,照片下摆着个小香炉,小香炉里还插着三炷香!这是怎么回事?金花还是哭:“你这骗子,先后当过我的儿子、孙子、玄孙、玄玄孙,辈分低得不能再低。今天你又骗我,我已升级成你的老祖宗,只能挂在墙上,接受你的跪拜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