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了

◎李尚龙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Psyche 健心 - (潘光贤摘自《时代青年》2016年第10期图/亓寂)

这次去西藏的路上,我遇到一个哥儿们,他穿着破烂不堪,寒风冻裂了耳朵,嘴唇裂出了白皮。我们相识在一家客栈,他告诉我,从成都到西藏,他步行了两个月。慢的时候每天

走20公里,快的时候可

以达到30公里。那两个月,他关掉手机,摆脱世俗,一个人朝圣,两条腿一个包,只身走进西藏,去感受天地之间,体会生死之界。我问他:“你还继续走吗?”出乎我的意料,他说:“不了。” “为什么?” “没钱了。”这个回答特别毁我三观。江湖人士,还能因为没钱就停止前行的道路?你见过哪个武林高手会为了银子发愁?忽然,我明白了,所谓精神自由,必须财务自由,否则,所有的自由都是空中楼阁。

这位旅人,在厦门是一个卖手机的小老板。他出发前,店铺倒闭,女朋友跟别人跑了,他一下子崩溃,人生跌到了谷底。第二天,他背上包,拿着几千块钱,一个人坐火车到了成都,开始了两个月一个人的行走。开机那天,他的手机被打爆,亲戚朋友以为他失踪了,差点儿报警。

我问他:“那现在回去干吗?”

他说:“去找新的女朋友, 去复兴我的事业!”

他说得气势磅礴,我却笑着说:“是去面对该面对的事情了吧?”

他点头,说:“这一路我都在想自己何去何从,有了问题,应该去面对,不应该一味地逃避。不过,我不后悔,等我有了钱,还要这样步行。不过,不会像现在这样连吃的都买不起,我要一路住着五星级酒店去拉萨。”

我笑了,这偏僻的318国道边哪来的五星级酒店?

可是,有多少人仅仅是生活、爱情受挫,就决定逃离那座城市,去过浪迹天涯的生活,最后却发现,很多该解决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旅行的意义在于冥思,在于更好地放松,在于更好地开始。

在海拔3000多米的地方,我还遇到了一家青旅的老板,一

个24岁的姑娘。她已经在这川藏线待了四年,过着开门没雾霾、两边全是山的生活。那种宁静, 那种自由,是无数朝九晚五的你我所羡慕的。

我问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她说:“我要去大城市,然后结婚生子。”

我很惊讶,问:“你会不会也从某种程度上羡慕过那些朝九晚五的生活?”

她不停地点头,说是的。

我说:“天哪!你知道我们有多少人羡慕你的生活吗?”

“我知道啊,住客栈的人都跟我这么说。你知道我羡慕你们什么吗?你们可以选择在这里或者那里生活,而我没有选择的权利。”

她说,这个客栈是爸爸留给她的,每年也就赚几千块钱。“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去读书考大学,可能我会适应不了大城市的雾霾,最终回到这里。可是,至少这辈子能多一些选择。幸福不就是有多一些选择的权利吗?”

人这辈子,一味地朝九晚五或浪迹天涯,都会让生命变得乏味生厌。最好的生活,是让自己足够强大,有支配两种生活状态的能力:在想旅行的时候,说走就走;在想安心的时候,朝九晚五。所以,别急着羡慕别人的生活,要先过好现有的日子,再去追求想要的状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