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房子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Emotion 健情 -

虞积藻贤惠了一辈子,忍让了一辈子,到老了,坏脾气一天天看涨。老铁却反了过来,那么暴躁、那么霸道的一个人,到了岁数,没脾气了。老铁动不动就要对虞积藻说:“片子,再撑几年,晚一点死,你这一辈子就全捞回来了。”虞积藻是一个61岁的女人,正瘫在床上。年轻的时候,人家还漂亮的时候,老铁粗声恶气地喊人家“老婆子”。到了这一把岁数,老铁改了口,反过来把他的“老婆子”叫成了“片子”,有些老不正经了。

老铁和虞积藻都是大学里的老师,三个孩子个个争气。大儿子在旧金山,二儿子在温 哥华,最小的是一个宝贝女儿,这会儿正在慕尼黑。

退休之后老铁和虞积藻一直住在高校内。老铁比虞积藻

年长7岁,一直在等虞积藻退下来。老头子早就发话了,闲下来之后老两口什么也不干,就在校园里走走,走得不耐烦了,就在“地球上走走”。可是,天不遂人愿,虞积藻摔了一跤,腿脚都好好的,却再也站不起来了。老铁从医院一出来斑白的头发就成了雪白的头发,又

老了10岁,再也不提地球的事了。他当机立断,决定换房子。

老铁要换房子主要是为了片子。片子站不起来了,身子 躺在床上,心却野了,一天到晚不肯在楼上待着,叫嚣着要到“地球上去”。毕竟是五楼,老铁这一把年纪了,并不容易。你要是慢了半拍,她就捶着床沿发脾气。所以,大部分时候,满园的师生都能看见铁老师顶着一头雪白的头发,笑眯眯地推着轮椅,四处找热闹。虞积藻想孩子了,老铁就买来四只石英钟,把时间分别拨到了北京、旧金山、温哥华和慕尼黑,依照地理次序挂在了墙上。

这一来更坏了,夜深人静的,虞积藻盯着那些时钟,动不动就说“吃午饭了”,“又吃午饭了”。老铁有时候想,这个片子,别看她瘫在床上,一颗不老的心可是全球化了呢。这样下去肯定不是事。趁着过春节,老铁拿起电话,拨通了在慕尼黑、旧金山和温哥华的儿女的电话。老铁站在阳台上,叉着腰,用洪亮的声音向全世界庄严宣布:“都给我回来,给你妈买房子!”

(摘自《相爱的日子》重庆大学出版社图/明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