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大V

◎六六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Emotion 健情 - (摘自《半句实话》长江文艺出版社) (摘自《让自己有光》厦门大学出版社图/刘哲)

我给秀才下饺子,关火前他非要尝一尝看熟了没有。我说:“三次冷水后不熟你找我,不用尝。”他问:“你怎么知道?”我说:“你前妻也知道。我又不是没当过老婆没做过饭。”

做家务唯手熟尔。好久没做花卷,手艺就不那么熟练了。晚上发面,先是忘记怎么做,再是油搁多了,后来又担心发不起来……考虑到温度问题,发面时下面泡个温水盆,面如愿发起。做完花卷等二次发酵的时间也略放长些,大火快蒸十分钟即好。

我又找回年轻时候对厨艺的热忱,在网上寻面包机、搅拌机等一系列产品。喜欢做饭,是因为我喜欢家,喜欢家人像饕餮客那样向你点单,然后自己像仆人一样端上菜来,伺候他们吃到光盘。爱一个人,就是你愿意把所有时间花在他身上。

打击网络大V造谣传谣的那段时间,为避免嫌疑我就尽量少玩微博,闲得没事的时候 把家里从上到下整理一遍。先是书架,然后是厨房,儿子的玩具、书籍,最后是衣柜。突然发现真是空谈误国空谈误家,玩微博这几年,家里攒这么多垃圾没清理,说闲话耽误正事啊!有家有口的女人哪能跟那些闲着没事的男人比!

我把无穷上网热情全部投入到家庭建设中,三餐也明显丰富了!早起去菜市场给我心爱的男人和小孩买菜做饭。包了荠菜馄饨,炒了俩菜,煲了汤,煮了虾,还写了两个短篇小说……我也算是个高产女人,服务家庭和服务社会,挣钱和伺候人两不误。

也有和秀才一起外出吃饭的时候。等上菜时他跟我说“:我其实想吃那家餐厅的那个……”我说:“港丽的蜂蜜厚多士。”他崩溃地看着我:“是啊!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没说!你是大神吗?”此情况已在我俩之间发生过多次,他一个眼神过来我就知道他要什么,以至于他说女

也曾细细想过为什么和鲁敏玩得这么好,在小说之外,还有几条理由似乎清晰可见:都出生在70年代,都来自乡村,都不曾上过堂而皇之的正牌大学……但这些都是不能算的。真正能算的还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相投。

鲁敏曾说我几乎等同于她的亲人,我当然也是这样的感觉。但对于她我有着更准确的身份定位:她就是妹妹。我知道很多文学界的朋友都叫她“鲁敏妹妹”,但想来那多半是带着戏谑的吧。我从未叫过她鲁敏妹妹,偶尔还会叫她“刀子鲁敏”——说话语速极快,是刀嘴;雪白铮亮的牙齿如刀光,是刀牙;落笔冷峭锋利,是刀文—— 作家都是女巫师。莫想耍花样,一切尽在我眼中,只是因爱你选择说或不说。我问秀才:“我每天都忍不住说我好爱你呀!你为什么从来不对我说?”他答“:你是外国人,那是你们的习惯,我们中国人不兴这个。”我说:“可是你今天得说爱我。《来自星星的你》放完了我心情不好。”他说“:我爱你。”我想了半天说“:怎么听着这么别扭?改说‘撒浪嗨’行吗?”收获白眼一枚……

带秀才到新加坡。秀才开车我指路,带他去我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相当于现在的重走长征路。范围主要在狮城西部,包括国大、儿子幼儿园、西海岸公园、熊猫公园和后面散发着面包酵母味的水库,又把我曾经租住借住的地方一一介绍给他看,他仔细留下照片,说回去帮我做个PPT,以后换男人介绍履历看图说话即可,不用再跑一趟了。 但心里却是把她当妹妹的。这个她也懂得。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彼此之间,懂得就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