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杯里的禅道

◎凌鹰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Life 健生 - (摘自《草原》2016年第11期图/赵胜琛)

我一直认为,功夫茶是一种很内敛的茶道。这种内敛有两个层面的心理指向:一个是冲泡功夫茶的过程;一个是品味功夫茶的姿态。

我有几个朋友,他们经常把自己关在家里,或者一个人跑到茶楼去,要上一壶功夫茶,独泡独品,整个过程中让自己处于一种失语的状态。

一个坐下来喝功夫茶的人很有可能是一个孤独的人,但这种孤独与寂寞无关。这样一种孤独是有颜色的,就像功夫茶的茶叶一样,第一泡是淡淡的晕黄色,那晕黄里还漂浮着些许杂质;到了第二泡,就开始有了褐红的色泽,并有了一点点苦涩的味道,这才是孤独的颜色;第三泡的时候,颜色更加沉郁浑厚,那味道也由淡淡的苦涩变成了淡淡的甘甜。

一个人能够这样沉默着独饮功夫茶,而且是一壶一壶地独泡独饮,把郁结的心事泡淡,把坚硬的情绪泡软,直面一道茶被一壶又一壶水改变它的颜色和品质,并沉默着去品味它的颜色与品质的全部过程,直到这道茶变成无色无味的水,这难道不是一种内心的突围吗?而突围的利剑,就是那种心性的内敛与坚守。

所以,我始终固执地认定,功夫茶在某种程度上隐藏着一种禅宗与玄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