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无情

◎蔡澜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Psyche 健心 - (摘自《霜鬓何妨》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对一方印进行布局,我们通常先把几个字写出来。不懂的篆查字典,翻古人印谱,拼在一起做成一个构图。

老师一看,说:“这方印没有做到有情。”

“有情?印也有情吗?”我们问。

“当然啦。”老师说, “所谓有情,便是字和字之间产生了关系,以取得 联系。一方印的印文,每一个字都要瞻前顾后,左揖右让,才会有神趣。”我们再仔细看看自己写的印稿,果然是每一个字都“离了婚”。“不单是刻印,书法也是如此,一行字中要注意到疏密, 行与行之中要照顾到字的大小。东一个、西一个把字拼起来,那就不叫写字和刻印,变成排字工人捡字粒了。”老师笑着说。

我们翻开印谱,指出一个古人的印,亦患此毛病,拿去给老师看。他老人家说:“这就叫做无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