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回来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Psyche 健心 - (摘自《不做:让人生更丰富的减法哲学》江西人民出版社图/伊诺)

我曾经数次在桃花和杜鹃花盛开的春天访问过不丹。这一次是我第五次去不丹旅行。这次的旅行时间很长,我第一次来到了不丹东部,我朋友的故乡——佩马加策尔宗的一个村子。这个朋友一直认为我是他前世的兄弟,所以我去不丹就相当于是去探亲一样。

村子里的人非常热情地招待了我,没有人怀疑我和我朋友前世的缘分。当我离开的时候,村里的人都对我说:“兄弟,明年一定还要来,我们等着你。”

我回到日本后曾一度感到茫然。在那个村子里度过的时光就好像是一场梦,无论如何都无法与我的现实联系起来。那些村民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热情、爽朗以及温柔,这究竟是怎么得来的?

我看过本桥成一的电影《猴面包树的记忆》,对电影中塞内加尔的村庄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怀念感(虽然我从未去过),真是非常不可思议。因为那里和不丹的村子一样,时间流逝之慢令人焦急。

漫长的干燥季节过后,村民们都在等待猴面包树长出新的叶子。因为新叶长出来之后就会下雨,几 百年来猴面包树就这样静静地迎候雨水。大雨过后,人们播种、除草,然后就是等待收获。

人们一边在路边午睡,一边等待下雨。没有人担心究竟会不会下雨,也没有人对今年的收成感到不安。他们只是等待果实成熟,在果实成熟后进行庆祝。接着,他们会继续等待明年雨季的到来。

这部纪录电影的主要内容就是“等待”,本桥先生用“等待”的方式讲述了“等待”的主题。

当不丹的村民们对我说“明年再来”的时候,我故意暧昧地回答“如果能来就好了”。因为我从日本到不丹仅一个来回就需要两周,这还不算在当地逗留的时间,大概我无法回应他们的期待吧。但没关系,因为他们都是非常善于等待的人。

而我们呢?我们恐怕什么都无法等待吧,甚至还认为那些能够等待的人是消极的。但实际上,我们只是在前进的道路上跌跌撞撞罢了,而他们才是真正在过去和未来之间找到了平衡的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