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模样

◎王潇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Psyche 健心 - (摘自《三观易碎》浙江文艺出版社图/子依)

我猜很少有女人真正客观地知道自己的长相,比如自己和标准美女相比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一般人家里都用暖光源,尤其是镜前和洗手间,那光是鹅黄色的,哪怕是洗完脸,素颜揽镜自照,脸上的凹凸和小斑点也被柔化了。一般同事好友见面都先拣好听的聊,但凡腰细绝不揭穿你腿短。如果你是一个女生,平均一天照十次镜子听三次夸奖,久而久之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你信了!

然后当你偶然登上一个电梯,看见电梯镜子里的自己,你会说: “这个镜子照人真难看!”而不会相信“我其实就长这样”。当听到有人对你的外貌、身材的负面评价时,你第一反应认为是羡慕嫉妒恨造成的,而不是暗暗下决心:“我的确不够好,但我可以改变!”

本应该是七十分的长相,自己认为有八十分,打完粉底、粘上睫毛、戴上美瞳直接飞跃到九十分。哪天自拍角度光线都合作,再用个修图滤镜弄点氛围,发到网上遭遇大家一通围观表扬,你简直相信自己有一百分了。

我刚考上播音系的时候,觉得 自己长得肯定算挺标致的。播音系门槛多高啊,专业课老师要求多苛刻啊,他们既然挑上了我,那我至少是百里挑一的上镜吧。

第一次录完像,我满怀期待地凑到导师身边,一起盯着监视器。盯了两分钟,我听见自己的心好像“咔咔”碎了。我在镜头里看上去的样子,根本就不是我之前自己以为的那样。

导师无情的点评开始了:“你眼角往下耷拉你知道吗?眼角耷拉就容易看着不精神,以后画眼线时要往上提着画。怎么嘴还有点儿歪啊,歪嘴是大毛病,不好改……”周围的同学一片寂静,我被说得满脸通红,慌张中完全语塞。

导师说的没错,我第一次在镜头里看见的自己的确就是导师所描述的样子——长相不标致,而且有好几个明显的缺陷,这些缺陷被镜头敏锐地捕捉到,并被无情地放大,简直让人触目惊心。

按照导师的指点,我不得不去花功夫修饰和改良自己,这就意味着,从此我必须要接受自己真正的模样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