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一位好妻子

◎魏延政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Emotion 健情 - (苏海涛摘自《天涯若比邻》北京大学出版社图/明山)

我不幸地在壮年病倒了,但幸运地遇到一位好妻子。那年情人节,我突然整晚腿疼以致无法行走,下午她陪我去医院。我躺在活动担架上,她推着我一个科室、一个楼层地走。她纤弱的胳膊常常推不直,左扭右拐。我躺着看着她的衣襟,似乎是她在抱着我走。

我被确诊为癌症一年后的一个寒冷的冬夜,我伏在她身上,抚摸着她柔软温暖的身体,庆幸自己确实还活着。我望着她,她读懂了我的眼神,我把脸埋进她的长发,眼睛湿润了。我体会着她的体温,我真的还活着。

2015年8月17日,我体检查出肺里的肿瘤已经长大了,切除手术已经不能再做。我问了多个科室,他们都说无能为力。晚上回到家,跟妻子说了情况,我担心后续会爆发式地增长,两个人都沉默无语。刚过四岁生日的小人儿急急忙忙 跑到另一间屋子里拿了一张纸过来,是一幅不能称之为画的杂乱涂鸦。他抬头望着我,说: “爸爸,你得了癌症,要是你没有了,这是我送给你的最好的礼物。”他似乎听明白了刚才我们的对话,看着他真诚的眼神,我的心中一阵酸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将他抱在怀里,不住地亲吻:“谢谢宝宝,爸爸不会有事的。”

过了几日,我心中仍感郁结。某个下午,孩子从幼儿园放学回来,我便陪着他写课后作业。毕竟还是个小孩子,这天他几乎坐不住,我很生气,对他说:“爸爸允许你学一次两次学不会,但是学习的时候要专心,绝不允许东张西望、心不在焉!”我问儿子:“你知道爸爸得了癌症可能会死的,那你知道死亡是什么吗?”儿子说:“就像超市里的死鱼,它们的爸爸妈妈再也见不到宝宝了,宝宝也再不能见到它们的爸爸妈妈了。”“对,那么如果爸爸没了,就再也不能教你学习知识了,你现在为什么不珍惜爸爸还在你身边的时间呢?”“要是你没了,要是我很想你,你还能回来吗?”“不能了。”“要是我很想很想很想你呢?”“那我也回不来了。”小人儿坐在我的腿上,茫然了好一会儿,眼里的泪水越来越多,我也无法忍受,我知道这个对话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又搂起他不住地亲吻,但不知道说些什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