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遇英国贵族

◎六六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Tour 健行 - (摘自《六个脚印,走着瞧》长江文艺出版社图/海洛创意)

我和秀才相处多年,很多人都夸秀才好。其实,我在几次旅游中才意识到,我俩能相安无事,主要是因为我好。表现在:我若不领队,也是极好的队友。他开车走错路,我会安慰他且享受错误的旅程。我若领队,便承担他一路的质疑与指责,即使错得离谱了,也假装气定神闲,坚定不移地答:“按我说的走!错了我负责。”

其实我想得很明白:英国就那么大,从南到北十个钟头,从东到西两个钟头,就算迷路,耽搁的时间也不会长过中国长假高速公路免费时段的堵车时长。在中国开过车的人走遍世界哪还能吓着咱?

就这样沿着一条无人的山路一头栽进去,时而翠绿与金黄交错的牧场尽收眼底,时而阴郁蔽日的大树沿路站岗,景色迷人到我们都忘记找路这事了。每到一个岔路,秀才问“往哪边”时,我就像掷骰子一样随便指一边开下去。

越开越荒,越开越慌。我曾以为翻过这座山,就能到高速公路,结果发现这座山是迷宫,翻不完的,看着下山了又往山上走。开着开着,路开始不一样,两边的树从参天古木到像凡尔赛宫 里修的柏树那样矮小、有造型。既然有人工雕琢的痕迹,看样子村庄就在不远处。

果然,目之所及有一座宏伟的庄园。秀才问:“旁边写着什么字?”我答:“私人领地。”秀才紧张了:“这不是开玩笑的!回头人家拿枪崩了我们。”

我镇静地答:“不怕,这里是英国,不是美国,而且牌子上没画枪。继续开。”

一个巨大的像俱乐部一样的建筑矗立在我们眼前。一个人都没有,大门敞开。进还是不进?我和秀才互相看。

突然从旁边的马厩里出来两个人,带着一条狗。秀才大喊: “有狗!快走!”

我白他一眼:瞧这点出息!只有一条单行小道,就算快步走,你掉头也得进人家的院子啊!

我拉开车门,跳下车,主动上前跟人打招呼。走近一看,我顿时傻掉。

面前两个男人,一个年轻、儒雅、健康、阳光,看起来既有良好的教养,又有显赫的家世。而那个年纪大一些的男人大概是年轻人的父亲,更是魅力无法阻挡,看起来比乔治·克鲁尼 更有内涵,比肖恩·康纳利更斯文,有些劳伦斯·奥利弗和克拉克·盖博的综合体的样子。我突然感到羞愧。我为什么没有奥黛丽·赫本的长相?不然我把这两个男人全收了!

我结结巴巴地问路。两个男人就那样安静又温柔地看着我,鼓励我把话说完。他们问清楚我想去的方向,又拿着我事先做的地图研究一下,开始给我指路。

他们说啥我都没听见,光记得古铜色的手臂在我面前晃呀晃。秀才真多余!我身上的肉也挺多余。我得回去狂减50斤再来问一次路。哪样的美女才能配得上这样的男人啊!

我问完路,开始聊闲话,问: “你们是开赛马场的吗?”人家答:“不,这些是我们家的宠物。你能看见的地界和你开了这么久的地界都是我家的,我家祖上是贵族,世袭领地。欢迎你来做客!”

完了!挣多少钱都包养不起他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