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土的母亲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情 Emotion - ◎余继聪

粗手大脚的母亲,不会绣花,更不擅长织毛衣,很像一个土疙瘩,没有什 么出众的地方。大一的冬天,当收到母亲托人捎给我的毛衣时,我正冻得瑟瑟发抖。毛线来自父亲穿过的旧毛衣,母亲用她笨笨拙拙的手拆了,重新织缀好的。开始 的时候,我讨厌那土土的旧毛衣,讨厌母亲,她竟然让我那外出打工的堂兄捎给我,穿着破烂的堂兄让我在同学们眼前出了丑。我一直不愿意穿那件土土的毛衣。可是进入隆冬后,

衣衫单薄的我实在支撑不住了,终于很不情愿地翻出了那件土土的旧毛衣。一穿上身,马上就不再冷了,我的泪水也马上流了出来。这时我才明白,只有我土土的家乡和土土的 母亲能给我关心和温暖啊!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年幼时母亲之所以对我太过严厉,是因为父亲常年在外忙碌揽生意,致使二十多岁的母亲和我们兄弟三个无依无靠。 我突然很喜欢一切土土的东西,喜欢母亲土土的带有“泥土气息”的长相,喜欢母亲土土的名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