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婚姻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健情 Emotion -

她来自中国,我和她是在餐桌上认识的。

她说她的人生里有两次很重要的遭遇,一次换来了七年牢狱,一次是已持续十多年的幸福婚姻。

1961年,她生活在四川,饥饿使她支撑不住了,她决定在被饿死之前铤而走险。这个年轻的四川姑娘偷偷地搭火车到广州,为了联系在香港的亲属,她四处去询问打探。有人告诉她可以安排偷渡,她相信这是遇到了救星,想到自己的老父亲还留在重庆,她问能不能带上他一起走,那人说可以。她马上又搭火车返回 去接老父亲,没想到一下火车就被带走了,被判入狱七年。

第二次,她遇到了爱情。在墨尔本,她很偶然地见到了现在的丈夫。事先她听说这位先生是有中国血统的澳洲人,可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个蓝眼睛、黄头发的“外国人”。她怀疑是不是弄错了,有点唐突地问:“是你吗?”

我们谈话的时候,这位“外国人”先生就在座,微笑着,高大而沉默,从相貌上看不出华裔的特征。他说他祖母的祖母是英国人,祖母的祖父是中国广东人。在他的记忆中,他父亲的头发是黑色的, 个子还比较矮小。经历了四代人,到了他这一代,头发完全是黄色的了。

他们挨坐在一起,好像一对20岁的年轻人,但他们都已年过六旬了。

她总觉得还要继续努力工作,积攒更多的钱,家人、朋友都劝她,但她总是强调在中国还有亲戚。她一个一个地念着他们的名字,说他们的生活还不够好,需要帮助。

她的丈夫几乎不插话,默默地听着我们几个中国人在餐桌上交谈。她偶尔说一句:“他呀,全听得懂。”丈夫有点羞涩地笑了。

在谈话出现间歇的时候,他碰了碰妻子。她说:“别看他高高大大的,但他很心细。”他注意到在餐厅门口排队等位子的人,外面风大,他们一定很冷。他想是不是可以吃得快一点,把位子让给排队的人。不过,对于这位绅士的建议,聊兴正浓的中国人没怎么在意,又想到许多新话题,滔滔不绝。

我留意到他有略微的不安。后来,他悄悄地出去,和那些在冷风里等位子的人站在一起。当时我的身份也是客人,不好强行打断话题,等大家发现他不在座时,已经过了 半个小时了。我们赶紧结账出门,他并没有说什么,仍旧默默地跟在妻子的背后,等她和众人告别。然后,他拉着她走 了。 (摘自《看看这世界》人民文学出版社图/子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